09/19/10

参观投票站

cathayan.org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转载请保留此说明。谢绝商业转载。

今天9月19号是瑞典的大选日。这种日子4年才有一回,不看就太可惜了,所以下午外出回来就冒雨前去参观。瑞典选举选的是党,具体情况可以看这一页,说明很详细。其实4个人就能组党,搞宣传又基本随便,选票也可以自己出钱印,如果过了1%的得票率,这个钱国家报销。

这个投票站设立的地方似乎是个学校,投票的屋子外面还有Cafe的标志。室外停着些自行车,几个人在聊天,可能刚投完票出来;大门口站着几个人,年龄有8岁,也有80岁,肤色也不同,身上斜挎着个带子,上面印的有党名。本来不好意思照人,但这个党是绿色环境党,miljöpartiet de gröna,该党的宗旨说出来没理由不喜欢:为动物,自然,生态,为未来一代,为世界人民。所以出来后还是问了他们给照了一张。

IMG_7138

这个党在受过教育的年轻人中很有力量,在瑞典国会和欧洲议会中都有议席。这个党很理想化,头脑只称为发言人,好像两年就要换一次。目前发言人之一是Maria Wetterstrand,还是70后,有次在电视上看到感觉比网上照片还要漂亮些。

票站本身非常简单,也没有锣鼓喧天,彩旗招展,门口站的人也不能再给你塞选票。站内投票屋子门口放着张桌子,上面的木盒子里分格放着不同选票。选票主要分3种,印党名的,印党名和候选人名字的,空白的;3种颜色,黄色是国会,白色是市里,蓝色是省的。可以投票给一个党,也可以找一张上面有候选人名字的该党选票投给某个特定候选人,也可以拿张空白票写上党的名字。

IMG_7136

在那里看的时候,又有人过来在格子里放上自己党的选票。这里党很多,有斯康纳省党,也有马尔默市党,还有女权主义促进党,也有中国人不喜欢瑞典还有人喜欢的党,更有著名的盗版党,这个党刚有位姑娘才22岁就进入了欧洲议会,成为最年轻的欧洲议员

IMG_7137

屋子边上就是写票的地方,也就是个有布的三角形围挡。

IMG_7134

写完票,就到工作人员桌子前登记。这里登记要出示身份证明,护照驾照都行。工作人员手上有个名单,查对名字后用笔做记号。选票要装在一个信封里,自己上胶水封好,工作人员检查一下,然后分别投入国省市的票箱。公民可以投国会的票,省市的票只要是居民就可以了,欧盟公民的话连居住年限都没有,非欧盟公民只要在当地登记为居民并且连续住够3年也可以投省市会议的票。

IMG_7135

感觉他们投票还是挺简单的。选票也没有特制,投票站也没有守卫,也没有看到谁在监票,也不用投完票在手上抹墨水。工作人员对我这样不相干的人也表示欢迎,有位年轻人对能不能照相不太确定,有位年龄大的马上说没问题,随便照。总之,感觉人家这套制度运行也挺简单的啊。

09/19/10 20:40:31,由 cathayan发表。 本文链接
  

09/02/10

希腊游后感

cathayan.org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转载请保留此说明。谢绝商业转载。

现在提起希腊,我想得有一大半的人想起的是纯白的小房子和纯蓝的爱琴海,现在在网上搜Greece这个词出来的图片多数是这样,如果是搜“希腊”那就更是如此,屏幕上一片蓝白色啊;剩下那少数人也许还能想起它是个文明古国,反正我是抱着这种印象去的,于是也就落下了最惊讶的第一印象。

IMG_3543

真实的希腊不是那样的。这么说倒不是经历太差说点坏话,实在是以往的印象太具有一面倒的不真实性。我去图书馆里看旅游画册,有关中国的当然先看了,有10多本,翻过之后,印象是里面有70%是漂亮图片组成的,不食人间烟火,只有30%是有实拍镜头和生活场景的,那才是大家生活中的中国。那些漂亮的当然也不是没有,但它们不是主流,尤其它们不会是你游过之后的主流印象。

旅游本身就是一个很容易装的活动,尤其是天朝人民游的比较少的地方,比如去捷克,一搜,满世界都是KV和CK,你如果不说这两个名词,似乎那就不是捷克。其实前面那个正式译过来也可以叫卡罗维法利,比两个拉丁字母不知好听多少倍。再其实那不过是个温泉疗养地,还在四处观光的人民用不着去,等光都观完了,人也老了,再去休闲吧。希腊也是,提起来就是圣岛,绝对要4天以上等等,这都是胡扯。你看,这里更甚,连圣字都出来了,叫桑托里尼都不行。

单就自然环境来说,希腊比同处北纬35度又同为文明发源地的河南差远了,地面破碎,到处都是岛,又到处都是山,很多岛还是火山岛;旱得一塌糊涂,草都长不起来,克里特岛还有桑托里尼岛上甚至大树都少见,都只有在人聚居的地方才长那么几棵。最常见的树是橄榄树,传说希腊人有说法:只要有橄榄油和面包,希腊人就能活下去。这实在不假,本来也只有这个了。橄榄树这种树,叶子样子像柳树叶,细细长长,质地又像冬青,粗粗硬硬,树也长不大,一看就是超级耐旱树种,也没办法,确实是旱。

插一句,希腊的面包加橄榄油确实好吃,也算是新学会的吃法,就是直接把橄榄油倒在盘子里,拿面包撕开直接蘸了吃。这个油是每个饭馆必备并且桌子上必有的,面包有时候免费,有时候收钱,有时候甚至按人头收钱,这个要注意。有时候他们说有种酱是配面包的,其实不好吃。

IMG_3482

希腊地面破碎,到处都是岛,但也很有好处,至少在文明发展上极有好处。如果看希腊地图,就会发现这些岛从希腊本地一路零零散散直铺到土耳其去,那个著名的罗德岛简直就挨着土耳其。按介绍,天气好的时候,每个岛都能看到边上的其他岛,近岸的岛都能看见大陆;不但到现在土耳其以前叫小亚细亚的那个地方很容易,就是从克里特航海到埃及,土法也只要3天。所以埃及中东那块文明早早发展起来之后,传播到希腊是自然而然的事,他们老在航海也是自然的事,那些岛离文明最近,事实上也是最先发展起来的。

说希腊自然条件差,以前也有人说过,一个是法国人100多年前说的,丹纳的《艺术哲学》讲希腊雕塑时对此有长篇大论,说起来这本书很早前就翻过,却完全不记得有这一段;另一个是村上春树,他写过在什么荒岛上访修道院,惨到连吃的都没有,猫都要吃发霉的面包度日,竟然也没往心里去;再说网上那些蓝海白墙的图片里,多少也露着些悬崖,却竟然完全被忽视了。

如果光是旱,山多,应该还不会太难受,但这里又是地中海气候,不光旱,还热,那个热度,比小时在大太阳地里割麦子的感觉还要再热些,太阳似乎也比河南大和烈多了。据说这地方搞旅游,热天还正好是最热闹的时候,到了冬天甚至连船都会停开。所以那些蓝白照片,只怕也都是这时候照的,想想吧,它再白再蓝,包围着你的空气可都是38度的,被白墙反射的阳光再照在你身上,那叫一个难受。在那几天里,光是买水的钱似乎就挺不少;后来又了解到普通瓶装水竟然有政府指导价,大瓶1升的1欧,小瓶的7毛,果然各地都是如此,旅游点也是如此。

想想当年希腊先贤们就在这种高温里生活,还要谈论人生政治几何学,真是很不容易。又有可能,反正太热,只好找个阴凉地儿大家围圈度夏,顺便连国家大事也谈了。

古代希腊的历史,似乎可以分成清晰的两大段,一段是公元前17世纪到前12世纪,一段是公元前7世纪到前2世纪,最辉煌的都是这两段时间的中间,前面有克里特岛的科诺索斯遗址,后者有那个著名的雅典卫城。而这两批人之间,似乎没有什么联系,人也不是一批。近年来有人研究挖出来的线性文字,认为也是一种希腊语,也有一些文物年代被定在这两段中间的年代里,但联系似乎还不是很强。反正这也是他们的特点,一个又一个,后面的根本不知道前面的。他们同其他文明的关系,也颇为有迹可寻,比如在克里特那里,就出土了来自埃及的陶瓶子,上面还有埃及象形文字。

然后在公元前12世纪,克里特那一批文明就突然消失了,这也是著名的文明史事件。至于他的原因,有很多说法,后来最著名的说法就是爱琴海火山大爆发,引发海啸,直接毁灭了克里特。而这个大爆发的火山,就是今天著名的旅游胜地,蓝白照片最大的来源地,桑托里尼岛。反正去了克里特之后,我感觉这不太可能,克里特那个岛,海边的平地根本没多少,走两路就是山,还挺高的;那个克诺索斯遗址,离海边就还有点距离,本身就不低,后面又是山,不至于一下子淹没了。

IMG_3417

但是这个假说是桑托里尼岛成名的关键。这是它自己那个小博物馆里讲的。说是1967年,一位希腊教授想证明这个假说,就到岛上找火山灰去挖,果然挖出来一个遗址,还有漂亮的画等等。但是这个发现还是证明不了什么,因为那里更像是一个有序撤退的地方,什么贵重东西都没有留下,人们就是离开了,这其中可能的原因那就太多了。但结果是,虽然不能证明这假说,这个岛却大大地有名起来,引起了西方社会的注意,于是这个要啥没啥的小火山岛就成了胜地。那些白墙蓝顶的小房子小教堂也都出现了。在那里镇上有个店卖老照片做成的明信片,可以看到,以前这个岛也是当地土色的房子最多,狭窄的山路上也都是黑布包头的妇女。

但这个岛上那种悬崖上建房子的特色,倒是以前就有的,这真是一件奇怪的事。因为这个岛的外圈,相对来讲是平缓的,离海平面更近,地面更平,面积更大,但他们偏偏在靠近火山口的内圈悬崖上居住,不知道算什么讲究。也许是要防强盗?总之他们就在悬崖上一层层地盖了房子,很多房子还是窑洞式样,即使不是从山岩里挖出来的,也一样把顶修成圆的,用的材料多是粗沙加石块。就在蓝白小房子旁边,就能看到许多以前破损的房子,可以看到他们的建筑方法。

说起来著名的卫城也建在山上,就是一个堡垒的样子。看文字介绍说,卫城就是出于保存财富的目的建造的,敬神当然也是另一个目的,但那些神庙的很大的一个作用就是存钱,同雅典结盟的城市也可以把他们的财宝存到这里来。当然后来真打起来,也是保不住。

雅典卫城这样的建筑,能保存到今天真是不容易,但未免也有些说不清的。比如上面的雕塑,现在多数不存在了,最早的描述是公元2世纪时一位旅游者留下的描述,只有从他的游记里才能知道上面雕了些什么;其他的官方似乎对那些并不在意。卫城山下有一个保存更好的剧场,是罗马时期的建筑,这个倒是记载比较明确些。

前些年有人在网上放照片,说柬埔寨那里文物修复的,有一些修复就是搞成废墟的样子,天朝去的工作队就给修成完整的样子,石头缺的就给补上,当然好像批评不少。这回在希腊见到了无数这样修复的,柱子整块这么修,帕台农神庙也在不断地添砖加瓦,也许他们加上去的都是真的。但旁边雅典那庙的那6个当柱子使的美女像,其实就不是真的,有一个被英国人拉走了,其他真的又放在博物馆里。

当然修的最厉害的还要数克里特岛上的克诺索斯遗址,整个不知道看到的多少是当年的真东西,连LP上都有批评。你刚看到个柱子很有古风,一抬头里面还有钢筋。希腊人似乎也不满意,这边牌子上写大部分由某某重建,那边又写个这部分建筑完全由某某重建。所以现在去那个遗址,完全可以在写着王座的房子顶上走来走去。甚至那些盖着玻璃的壁画,真作也都在博物馆里,现场的也许只有100年历史吧。并且这个壁画,经常留存下来的只有几小片,但现在我们都能看到整个画面,都是现代画家的杰作。

这些其实不如真的遗址。在卫城下面也是后边有个Ancient Agora,是罗马时代的城市遗存,这个词看维基是论坛的意思。看起来应该是市中心的公共建筑,其中有一座百十米长大房子,美国人出钱给重建了,效果确实不错。据说罗马时代的市民们就在这里聚会聊天,谈国家大事,另外还有教堂集市议会一类建筑都只有地基了。只有边上小山顶上有一座殿堂,介绍说是希腊时期的,并且是整个希腊文化里保存最好的大殿,值得一看,上面连到此一游都有1826年的。

历史久有什么好处?除了地面变沙漠环境变糟糕之外,也就只剩下会做饭了,这一点又在希腊得到验证。面包不错,蘸油吃更好,还会油炸西红柿,烤羊肉烤鸡肉都不错,听说海鲜也不错,不敢吃,就这样还有两回要着急找厕所,这是我肚子有问题。另一种受不了是一些奶酪,但又不是全部。在希腊吃到了传说中的山羊奶酪,那味道,比山头肚子里那些油更膻,当然这只是其中一种。其实会做饭并不在这些方面,会做就是普通吃食都能做到味道正,吃起来顺溜,在这方面,希腊普遍水平还是相当不错的。

没去过土耳其,所以说不上希腊饮食和那边的关系。但在其他方面,这两个互相看不顺的国家其实联系也挺多,在克里特住大巴车,4趟里有3趟司机都在放不同的新疆歌,听多了还真不行。今年欧洲歌唱大赛里希腊人送去的就是新疆歌,当时还以为是走另类路线,搞异国情调,现在才知道有群众基础。正如他们广场上雕像经常有100多年前独立运动中的英雄,但这些英雄挂的还是土耳其弯刀。

09/02/10 15:18:23,由 cathayan发表。 本文链接
  

词汇同源说

cathayan.org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转载请保留此说明。谢绝商业转载。

以前说过面粉这个词,瑞典语叫Mjöl,我以为和汉语的mian有关系。后来又发现两个,瑞典语表示‘你们’这个意思的词是ni,和汉语一样啊,又有个Fru,就是Wife的意思,不就是妇嘛,或者写作妇孺,反正后面的音也比较弱。

其实这都是伪科学,或者叫民科,是胡说的。因为Mjöl这个词读起来m音很弱,似乎是j的音在当声母了,所以并不一样;再说这些音从古到今、不论中还是瑞,变化都不小,所以偶然对到一起基本纯属偶然吧。

但据说也有不偶然的。100多年前欧洲人开始研究历史语言学,就是把各种语言拉到一起搞比较,横向比,拉回古代再比,由此确定语言的发展路程,互相之间的影响,来历,由此才能划分语系语族,搞清楚哪些语言关系近之类。这个学问的最新发展已经到了语系之间的比较,比如汉语和印欧语之间的比较。这两大类语言确实是差别巨大,所以中国人学了好些年英语也说得不太好,不像瑞典人高中学那么两年就全民普及了,连街上样子落魄找人要烟吸的都会。

经专家研究,很有可能汉语在上古的时候也是同印欧系有过交流,怎么交流的就不好说了,四川大学的周及徐教授就此写了好几本书了,维舟老师似乎也有说法,比如他说那个君的叫法,其实瑞典语现在也还叫Kung,更接近一些?

总之还是挺有意思的,周教授的书叫《汉语印欧语词汇比较》,网上也有,反正音标都不会读,孤立语人士碰见一堆辅音放一块的就头晕了。这套学说苏三老师最喜欢,我记得他以前是说华夏文明是从苏美尔那里来的,这又不是印欧系的。这些假说其实都很宏大,远超一般科幻小说了,有意思也就在这里吧。

09/02/10 11:40:50,由 cathayan发表。 本文链接
  

小城近况

cathayan.org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转载请保留此说明。谢绝商业转载。

先是办了个马尔默节,去逛了两圈,然后才知道这Festival其实就是天朝的庙会,当然现在估计没什么神仙色彩了。更早前去海星堡,那里也是刚办过节。看这个木条钉出来的大门,很有先锋艺术色彩,路标什么的也都是这么钉出来的。

DSC02991

这种一年就一次的节,就跟我们老家村子是一样的,我们村是在四月,庙会最早的意思是求一位能治痈疮的神仙的,后来庙也被打倒了,就成了纯粹的会。别的村子也各有不同时间和原始目的,并且在时间上都叉开,方便大家去逛。不同的是一边搭台子唱的是戏,这边都唱摇滚了,男女老幼都看的很兴奋。当然台子有好多个,小乐队也有机会的观众,也有演小剧的。

DSC02967

某天散步,竟然在海边一片小场地上看到了熟悉的场景,就是露天跳舞,无非是放的音乐不一样,一边放今天是个好日子也能跳,这边就放些传说中的高雅西洋音乐,跳的其实都一样,还是交谊舞。

DSC02953

夕阳也不错

DSC02951

某天正在做饭,忽然听见院子里有人唱,国际歌,虽然听不懂歌词,但那调子咱太熟了。听说马尔默以前工厂比较多,住户以工人为主,所以有这个也不奇怪。并且还有个党。

DSC03001

19号瑞典国就要大选,这个党也不知有没有席位,也许在这个童话国里,老马的主意能结出正常点的果子?其实这大选,也没有什么动静,无非街头摆上几个广告牌,天天有人往家里塞各党的广告。不懂瑞典语,也不明白上面都说些啥,只有一项是大家都有的,似乎是各自推出的各级议会的候选人,国家级的,省级的以及本市的。看了一下,很是吓了一跳,大量的20多岁的,甚至有19岁的,职业就写的是学生,还有搞IT的,整体印象就是年轻,怪不得某天看到一位才30岁的美女在他们国会做演讲,还说是著名议员。

DSC03000

09/02/10 09:18:40,由 cathayan发表。 本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