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奇异海 | 主 页 | 龙纹身的斯诺登 »

美好生活


03/22/13。  cathayan.org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转载请保留此说明。谢绝商业转载。

这是一本瑞典人写的书,算是人类文化社会史这种性质的,作者是瑞典伦德大学的教授,全名叫:美好生活:中产阶级的生活史。北大出版社2011年出版。瑞典语原著叫Den kultiverade människan,有文化的人,美国人翻译成英文叫Culture Builders: A Historical Anthropology of Middle Class Life,中文版是根据英文翻译的。看这些名字也挺有趣,大家的理解还是有区别。

这是我自从升级当爹一年多以来唯一全本看完的书。当初看了点开头就放不下,主要是这本书太适合吐槽了——它基本上否定了所有人们对现今瑞典人瑞典生活的美好想像,而是指出,大家想像中的那些美好生活只不过才100年的历史,在此之前瑞典也是农民当家的。就是大家认定的小资或大资品格,如不在车上路上吃东西,如爱小孩,如爱动物这些,统统都是这次变化后的新形势,以前在瑞典也不存在。

本来是很想摘抄一些,但我又比较反感抄书,总觉得记得就是记得,不记得的就是不重要的,所以还是凭印象吧。

书中提到洁净问题。印象最深的是一个德国人到瑞典的旅行日记,说瑞典人都随便睡在地上,铺点草而已,高级的就睡在大饭桌上;最让人惊讶的是所有的动物都和人吃住在一起,就是在那唯一的大屋子里,所以早上有头猪把你舔醒是常见的,满地的鸡屎什么的就不用说了,而小孩子还在地上爬。作者解释说,这样同动物呆得近一些,是可以在冷的时候利用一些动物身上的热气。所以有人干脆就睡到牲口棚里去。

洗澡当然是没有的,并且人们认定不应该洗澡,说这样对身体不好。到了礼拜日,也就洗一下脸和手。说有人因为干活出了汗去洗澡,还被别人笑话——不过说起来,北欧那块空气经常是干爽冷清,确实不容易出汗。

然后当新人类到来时,干净突然成了追求的目标。这个要求严格到没有气味,也就是一个有文化的人理应是没有任何气味的,洗漱不必说了,就是吃的,也要有严格讲究,一切容易有气味的东西都不吃。甚至在做饭过程中都不应该有气味,以免让家里有味道。包括不吃卷心菜,因为这东西没办法生吃,必须要煮一下,而煮的过程中就会有气味散出来,所以他们就不吃了。

当然这也有卫生发展的因素,但后来就不得了了,以至于有人说出清洁是文明的第一要素这种话。

第二个是时间问题,这本书开头讲的内容。北欧人民以守时著称,实践证明也确实如此,搞活动约时间都提前一个月,约会如果会迟到绝对会提前10分钟半小时打电话告知。以今天的眼光看,这是多么好的品质啊。

但是瑞典教授说,这都是工业家资本家的阴谋。这事要从上小学做起,把一个小孩子送到学校去,大清早就出门,然后坐在一个大屋子里,每隔45分钟放一次风,一坐就是一整天。这是什么?这是工厂工作的要求啊。之所以要这样,就是为了给工厂培养坐得住的工人。等到10来年后,这些人到了年龄,每天上工,然后呆在一个大房子干无聊的活,就会成为他们的习惯。

所以说天朝现在能成为世界工厂,也要靠这个教育。总有人说中国民工要涨工资了,工厂都要搬到更便宜的国家去。这很难,还有哪个国家能提供这样大批量的守纪律的工人呢?他们能坐8小时不动吗?这是要靠至少9年的教育培养出来的。

在此之前,也就上个世纪之交的瑞典,大家是没有这种观念的,流行的还是农民观念,以什么时候该种什么庄稼为准,甚至孩子的年龄都以家里最重要的那匹马的年龄来记——和那匹马同一年生的。

爱动物,爱自然,甚至爱小孩重视儿童教育也不是瑞典人自然就有的品质。至少100年前并不是这样。他们同动物住在一起,却绝对没有现在那种动物保护人士的爱心,该打打,该杀杀。对小孩基本上忽视的,似乎说不清小孩是怎么长大的。甚至到这批新人类提倡新生活的时候,小孩还是不受重视的。因为他们特别讲究文化,所以他们根本不让小孩进客厅,也不能上餐桌,实际上小孩完全是由保姆养大的,地点就是厨房。必须要等到他们学会了各种礼仪,适合出现时才可以出来见一下客人。

当然,很快他们又开始担心这样孩子同保姆一起长大,会不会慢慢长成保姆那样的下等人性格?再然后突然间他们就要把这种权力收回了。社会开始慢慢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这一批在瑞典推进新生活的人,在书中被叫做奥斯卡人,奥斯卡是当时瑞典的国王。按书中分析,大体是一些新兴的资产阶级。他们有了资本之后,就有了自己的追求,要求同下等人,也就是农民,区别开来,同时也要同老派人物,也就是传统的贵族,也要区别开来。所以他们努力提倡自己想像中或者是实践中需要的新的生活方式。比如干净整洁区别于农民,守时又有礼又有节制区别于老贵族。他们同时认为工人阶级是有希望的人群,是可以教育好的,所以他们努力在工人群体中提倡这些好东西。结果是,至少从现在看起来,他们的努力非常成功。

瑞典在欧美这一大波工业化现代化的历程中,是发展比较晚的,1900年前后也就是个起步,更早些年英国已经很工业的时候,还有人描写过北欧的穷困。到美国人都发展起来的时候,他们甚至把要淘汰的纺织厂开到瑞典去,然后还叫苦说让这些人在工厂里干活真是太难了。但是可能因为比较晚近,相关的纪录还比较多,让这两位学者从各种民俗记录中分析出这些社会文化的变迁来。

还有个有趣的印象,就是其中提到在公众场合不应该吃东西时,竟然引用一个人的记录,说看人家那位中国人,虽然不得不在大街上吃东西,但人家就很知道规矩,专门把脸转向墙角。

总之,读这本书更大的收获是:我觉得中国还是有希望的,还是可以变成现在大家希望中的样子的,只不过现在刚刚开始变化而已。就像已经有提倡不在家里攒垃圾的,有上公路救狗的等等,讲守时的就更多了,虽然现在情况也就一般吧。想想瑞典能从跟猪共住发展到现在拥有如此美好的公共形象,白富美,高大全,随便整个东西就是高端大气国际化,天朝也是可以的嘛,只是现在发展起来的暴发户流氓多,平均素质低于一般群众,所以难于提倡更好的生活。

想起来一般瑞典人似乎是不用香水的,都似乎没有什么气味,可叹我当初好几回跟各种美女拥抱,抱完了才想起自己刚吃过大蒜。不过他们喜欢用有香味的衣物柔顺剂,刚到那里时除了感觉呼吸顺畅,就是闻到一股香味在全城飘荡,好几个月后才知道都是从公寓楼的洗衣房里飘出来的。


03/22/13 22:49:03,由cathayan发表。目录:阅读

这篇文章已经关闭,不能添加评论和投票
I am watching and will delete all sp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