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30/09

《石羊里的西夏》读后感

cathayan.org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转载请保留此说明。谢绝商业转载。

前几天在网上买书,看到收藏夹里还存着这本关于西夏的书,就顺手买了。然后很快就看完了,应该说整体还算顺溜,当然也很简单,没有什么明确的故事,也没有个性鲜明的人物,就是说,文学性很差,历史性(没研究过)很强。不过,本来也就是因为对这个中国历史上比较神秘的王朝感兴趣才想看的,就当是看了点历史外加风俗吧。

忘了在哪里看到有老外评价中国现代小说,说是普遍的不重视心理发展,让他们读了觉得没来由。虽然我对这个说法有意见,比如说是生活背景不同,我们一望即知的东西你可能要读许多书才能了解,但是,对这本石羊里的西夏,实在是比较粗糙了,让人感觉所有人物都在随大溜,没什么特色,一如现代社会上或者说是大家心里所想像的公认的好人或者坏人。

尤其神奇的是,作者本质上是想写一部小说,但却有大量的篇幅用的是历史的写法。比如写大臣受贿,就长篇得写全国人都赶着牛车送过来,银子放一个院子,美女放另一个院子,就是这样写的。我总觉得类似的情节放在故事中间发生会比较好,只是这样做事实叙述,实在是太像历史书了,就像是“五年中,收银五千两,入西院”,对于故事发展帮助实在太小。

这部书的本意可能也就是要写西夏国的历史,主体部分是被蒙古人灭亡前的几十年,包括相国反皇帝,然后自己坐,再然后又被反,成吉思汗及其部将前后6次攻打西夏。末了作者感觉不完整,又夹叙夹议,写了无数从李元昊开始的西夏历史,这个就更和整书故事毫无关系,是借作者在做梦时到花园里乱逛遇到了前朝人士鬼魂之机,又借鬼魂之口长篇的说出来,看了也就看了,想不出和整个故事有什么联系。

西夏的历史说来也简单,不到200年的历史,10个皇帝,最后的50年就有5个皇帝。原来是甘肃青海一带的游牧民族,分八部,后来建国的李元昊是拓跋氏,所以他又自称是鲜卑后裔,其实也有点说不清楚。这个王朝处在回鹘、吐蕃、北宋、辽/金、蒙古之间,到处打仗归顺,但是文化上交流也很广泛,参照汉字创制了非常复杂的西夏文,会烧瓷器,有火炮,建立了复杂的官僚制度,同时也经常性地保持了全民皆兵的习惯。在对抗成吉思汗的战争中,屡败屡战,也让蒙古人很头疼,成吉思汗自己也死在一次进攻西夏的过程中。书中还采用民间传说,认为他是被西夏妇女射中一箭才死的。但是西夏人被屠城的记录也很多,也有许多直接归顺蒙古人,作为蒙古军队再去进攻金和宋。直到现在,还有在河南定居的人传说自己是党项后裔,据说就是归顺蒙古军队的那一批。

我本来是希望看到作者对民族交流的看法的,但事实上基本没有看到,或者就连当时的情况讲的也比较有限。本来西夏佛教兴盛,有许多是从吐蕃学来的,同时又用汉制,又创立了自己的文字,大量的汉人在朝中军中做官,他们自己又是牧人,和蒙古人的交流也很多。总之应该是一个民族交流的典范案例,很有意义的事,但这些东西显然不是作者喜欢的。

但是,作者流露出来的一点思考竟然是狼图腾性质的,感叹党项人学习了汉人的制度之后,就变得勾心斗角,不善于战斗,才会导致朝庭混乱,以致最后亡国。。。这实在是过浅了。

这个书的出版商也很不严肃,书中多有读不通的地方甚至是错字。

作者在书中使用了一些俗语,比如厮跟,这个词出现在《水浒》一书中,现在在河南某些地方还在使用,不知道宁夏还有用的没有。

04/30/09 13:14:40,由 cathayan发表。 本文链接
  

洋槐花开

cathayan.org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转载请保留此说明。谢绝商业转载。

一团一簇,清香四溢

dsc00390

有一种洋槐开紫色的花,在老家就没有见过

dsc00395

来个近景,是一长串,村子里的捋下来就可以吃

dsc00397

全景是这样的,开得很热闹

dsc00398

不知这些又是什么花

dsc00381

dsc00379

dsc00378

04/30/09 09:50:51,由 cathayan发表。 本文链接
  

04/29/09

Debian Sid上触摸板的新问题

cathayan.org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转载请保留此说明。谢绝商业转载。

现在Linux界发展是日新月异,比如前一段经常有人发现升级完了之后找不着键盘鼠标甚至于X都进不去了,其实解决方案很简单,复杂作法是把xorg.conf里面的InputDevice项目全删了,简单作法是把xorg.conf都删了,这样有点狠了,后果自负吧。

这个问题是因为X这个东西现在与时俱进,开始要自动发现新的硬件,更适合新时期的桌面发展方向。本质上,它会在启动时忽略掉xorg.conf里一切InputDevice的设置,所以以前说的打字时暂时关闭触摸板的作法也会失效。这的新变动要求装上xserver-xorg-input-evdev这个包,同时要用运行hal和dbus两个服务。

这个东西的新配置缺省的是在/usr/share/hal/fdi下面,但是一般不要改这里的配置文件,要改的话,就要把同样的文件放在/etc/hal/fdi下面来改。

昨天还发现以前可以用的触摸板边上滚动的功能失效了,就是用手指在触摸板上最右边滑动来滚动窗口的功能。但接着发现在触摸板中间用两个手指滑动却可以完成滚动的操作。很神奇啊,这也算是multi touch了吧 :P

看上去就是synaptics这个触摸板驱动改了些设置,边界上的滑动功能给关闭了,而双指滑动的功能却缺省就打开了,这个也要在上述配置文件中修改。相应的设置有VertEdgeScroll,HorizEdgeScroll,VertTwoFingerScroll,HorizTwoFingerScroll。其他设置可以参考synaptics的手册页

注:可能还是有问题,还很多变化,syndaemon暂关触摸板的功能也不行了,再说吧。

04/29/09 17:19:51,由 cathayan发表。 本文链接
  

04/28/09

议程的问题

cathayan.org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转载请保留此说明。谢绝商业转载。

译言翻译了一篇非洲商业日报的文章,叫做“西方媒体依旧为非洲人设定议程”,里面提到了西方媒体对南非新任总统祖马的报道,这些报道经常又“将被非洲媒体摘出并重新发表,最有可能是在南非发表”,于是最终的结果就是“有人可能不去争辩文章中国际媒体对祖玛的论调,然而有些人却沉浸在这些陈词滥调和含沙射影的言辞之中。他们的观点与媒体所描绘的有关非洲的报道上保持一致。”

这个报道认为非洲的新闻机构无力支付在国外派驻人员的费用,只好使用国际新闻社的服务,而这些新闻社只能在伦敦巴黎华盛顿这样的地方找到客户,于是,“非洲的以及与非洲有关的报道是为这些潜在客户量身制定的”。

那些给新闻业带来利润的客户不想看的东西就是不重要的,就不会有人管。相反,我们可以在CCTV最重要的节目新闻联播上看到英国人追奶酪,看到日本人骑木头,还能看到世界各地无聊的鸟人大赛。这些东西堂皇地占据了宝贵的30分钟时间,既与国际接了轨,也避免了去报道本国更重要的事。

最近,有消息说有人要出450亿巨款提升国家形象,这基本是个没戏的事。其实没这个钱的时候人家也不缺钱,不过就是不干活,各地都有记者站,就是没新闻。凤凰这么个小台,热点地区还能经常有人,报个纽约股市也不会老用数月前的重复镜头,但CCTV就做不到这一点,这种事,出多少钱都白扯。

这是一方面,还有吸引力的问题,几个国际主要机构的消息,至少在国内的网络界大家都乐于引用,乐于翻译,乐于传播;更不用说wsj,ft几家都还主动设立了中文网站,自己出钱翻译东西了。其实那些翻译里面不可避免带着许多西方姿态,估计中国人做这个翻译也不会太爽。

排除某些东西不说,许多可以做的他们也不做。有天看到北京台上播引进的片子,可能是discovery的节目,讲怎么用一块钢做一个完全无接缝的钢瓶的事,从头到尾讲了一篇工艺流程,其实也就不到10分钟就可以,这种知识其实挺有益,拍起来也并不难,但似乎有钱的电视台都不去做,就知道去搞骗人的走进科学。

别的都不说,我国人民的生活方式也很难成为世界的楷模,怎么说都不酷,想去吸引人也很难,很难进入世界人民意淫的议程之中,也就很难有什么形象提升。

我们不缺的就是临时方针,这个东西大西洋杂志早有发现,这篇““The” way vs “a” way (Japan v China dept)”里面说,日本人做事总是有the way,中国人做事就是找到个方法就成。这450亿无非又是找到了 a way 。

不出意料,这一篇也是引用了大量的西方媒体报道的例子。其实形象宣传这个事,个人早做得比什么TV好多了,比如这个china smack

04/28/09 15:33:50,由 cathayan发表。 本文链接
  

04/20/09

Oracle收购Sun

cathayan.org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转载请保留此说明。谢绝商业转载。

dsc00371
这么大公司的事,其实没有什么好说的。只是觉得这么牛B的公司也会被收购,总是一件大事。

资本主义对百年老店这个事并不是很坚持的,如果它不能赢利的话。

想我以前还用过Sun Sparc工作站,不是它,估计现在对Linux也就没啥兴趣了。

后来有一次给人打工做个网站,那家就拿出来个退役的Sparc工作站做服务器,很坚固。

有一次不知道为什么去动passwd这个文件,很脑残地把root用户的shell路径给改错了──写到这里才想起来,是装bash吧──然后就用不了root了,然后就很冒冷汗,再然后去读Sun的手册,发现它也能用光盘启动到救援模式,然后才改回来,期间拔电源数次,竟然没有坏任何东西。

04/20/09 23:12:46,由 cathayan发表。 本文链接
  

几个字的诞生

cathayan.org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转载请保留此说明。谢绝商业转载。

3000年或者4000年前,黄河流域的一群人说过来的来就发出了这样的声音:mai 。然后他们就要把这个意思写下来,但是这个过来这个意思,一时想不出怎么画,正巧这时已经有个画好的字也念mai,那就不客气吧,拿来用上再说,这就是麦,传统的写作麥,而来传统的也写作來,这两个其实是一个字。

至于人们表达这个过来的意思时为什么会想到发出 mai 的声音,那就不是人类可以思考的问题了。

还是那个时候,人们拿到工具了或者想要拿工具去,总会想到一个概念,就是用,用什么可以打死那只鹿啊?这个概念怎么画出来呢?一下子也想不出来。然后就有人想起了常用的一件东西,就是拿木板拼在一起做成的桶,这个东西常用啊,也没有像手那样早已经用在多个字里,那就用它来表示吧,于是这个概念就叫做用,一圈木片围成个桶的样子。而甬字,就是桶里种花,很积极向上很勇跃的样子(甬道是后来的意思)。

吃饭干活没问题的时候,人们就会想形而上一下,那么这么个向上的意思怎么画出来呢,有人就想起草木向上长这个事,于是就画出了乾,它就是草弯弯曲曲向上长的形象,称为qian,就是向上,天,乾坤的意思。这是本义。后来,又有人发现往下挖就越来越湿,越往上长就越不湿,那好,不湿这个意思就也是乾(gan)了,其实古时是没有这个意思的,俗话用法中又给它变了音,成为gan,也是胡搞出来的。

这个干呢,本来是个叉子的形状,干活,干涉,干部都是它能引申出来的意思。干湿之干仅仅是音同就借用的字,而这个音又是随便变过来的,而本来所依赖的那个字呢,其实也和不湿的意思有相当差距。

所谓文字就是这么一步步不靠谱地走过来的。当然,这3个字都还有其他的更高妙的解释,只是看上去更像是打哪指哪,更加增添了文字的不靠谱特质。

其实,不像传说中那么神圣雄奇伟大高妙的事情还是很多的

04/20/09 14:49:19,由 cathayan发表。 本文链接
  

04/17/09

这就是樱花

cathayan.org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转载请保留此说明。谢绝商业转载。

一直不知道樱花是什么样子,直到看到这个铭牌,才知道原来身边一直就有。

IMG_4155

它的树干是这样的,树皮颜色较深,有些树树皮还比较光滑,有点类似苹果树。

IMG_4150

近看花朵是这样的,小号的牡丹,大号的指甲草。

IMG_4147

花柄长长的,挂在枝条上。

IMG_4153

满树上挂着还有点花团锦簇的意思,风吹起来,确实落的花瓣很多。

IMG_4154

感觉也就跟碧桃差不多嘛,还不如这个颜色好。

IMG_4158

可能和这个碧桃一样,都是人工培养出来的,和网上看到的日本樱花没啥叶子就开出一大片有所区别,或者是品种有异,这个花瓣层数也比较多。就是树比较小,不如大树开花更震憾。

04/17/09 20:45:49,由 cathayan发表。 本文链接
  

04/16/09

LifeHacker对一些软件的评价

cathayan.org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转载请保留此说明。谢绝商业转载。

LifeHacker此文本意是给这些烂件推荐一些更好的替代品,不过评价似乎更有意思,粗译一下:
  • Adobe Reader:浮肿件。
  • AIM:黔驴之技,一家把客户当人质的公司制作的带有广告的软件
  • 浏览器工具条(不请自来的):臭名昭著,劫持浏览器,盗取网上活动资料,拿走我的财宝,去不提供任何真正想用的功能
  • IE 6和7:缺省任何还有自尊的现代浏览器在两个版本之前就有功能
  • iTunes:控制欲强烈,乐于使用DRM,却不能监控文件夹内的新歌
  • Java运行环境:长得太丑,家长又给打扮得很滑稽
  • Limewire:从哪里开始呢?大学毕业之后再也没有启动过,也不打算再启动了
  • MSN:脸有点丑,上面还有个红叉,喜欢把自己放在系统托盘里,并且没有任何明显的方法卸载或退出
  • Nero:太贵
  • 杀毒软件Mcafee/Norton:新买的机器上一过试用期购买费用就受不了
  • QuickTime:把自己放在启动和系统托盘中
  • RealPlayer:2004年它不断地接管我们的PC,由此造成的精神创伤至今难忘,最好有个医生能把这段记忆抹去
  • Windows Media Player:TMD这什么界面

这些怎么也比以3721为代表国产垃圾强得多了,天朝人民经历过更差的东西,这些也就不算什么了。好的东西里像Vista无比浅的反显色,换个主题还要破解的弱智行为,Google无处不在的update,网银们一个又一个的神奇技术,Apple喜欢的装一个程序多出三个不知名进程的东西,也都强不到哪里去。最近KDE要升级,单单一个Icon包就要65MB,也是在向先进技术学习啊。

04/16/09 13:59:46,由 cathayan发表。 本文链接
  

北理工自杀者的问题

cathayan.org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转载请保留此说明。谢绝商业转载。

昨天有位北理工的同学自杀,似乎是几方面的原因,学业有问题,心理有问题,又遭遇其他同学的歧视,还有现在很严峻的就业形式,如果再加上现在的房价考虑到买房问题,那简直让过来的人也要后怕了,所以很难说人家什么。

今天上BBS看到有位同学写了篇“请放下你无谓的虚荣和自暴自弃 - 致我亲爱的农村大学生兄弟”,对这样的情况进行劝导,心态比较积极,觉得还是很不错的,虽然标题及内容有点那个煽情,但确实很让农村来的很有同感,写得很真切了。

如果再联系到传说中的死者遗书,其中这句:感谢我的某些同学们,没有你们的戏弄和排挤,我是没胆量死去的。我觉得很应该再多说点,搞到这种地步,很容易就走上马jiajue的道路了。以前早有过来人写过“我奋斗了18年才和你坐在一起喝咖啡”以及“我奋斗了18年不是为了和你坐在一起喝咖啡”,虽然从标题上看不免有些怨气,但内容都还是比较实诚的,是有经历的人的想法,总体来讲都还是积极向上,有普遍的关怀,不再局限于出身之争。想不开的应该搜出来读一下。

我这里单说一点,文化差别,或者用英文culture shock也行。这不是搞笑,而是觉得中国农村和北京的区别,远远地大于北京同其他国际大都市的区别。其实俺也没有去过什么国际大都市,只是感觉和观察而已,说错了就错吧。我现在自觉也有点彪悍的意思了 :P 差不多算是从这种巨大的文化差别中走出来了,虽然至今进咖啡馆大饭店还是不自在。

中国的农村,其实这么几千年来,可能就一个样子,自然经济。近来受到冲击,也无非是个半自然半商品经济,对于残酷的资本主义,其实没有感觉,简单地说,就是对于要有一定被人需要的本事、进而找到一点活计去做、换到货币、再进而去换到自己的生活,这么一个看上去挺简单的过程没有准备。城市同学不要笑,这是我工作之后才慢慢总结出来的。当然本来在农村生活的时候,也没有管过家,很少花钱,作为学生就出来的,所以就算是农村早已经改变了也还是没有感觉。这是作为一个农村大学生所要面对的一个文化差异。刚刚看清这一点,又面临现在的经济环境,压力可想而知。

农村的家庭,其实对于子女都是非常宝贝,可以说是溺爱,至少在一家之内,对孩子比较宽容忍耐;而城市里,就更加理性诚实一些,这是好的一面,但对从传统农村出来的人来讲,这种关系未免有些冷了。而至于“戏弄和排挤”,其实在城市生活中工作中更是随处可见,以城市的眼光看,正常得很。但对我等农民,实在是要感慨一下。当然,你可以说这是对农村生活也没有真切感觉的原因,或者是农村生活简单些,人与人发生关系的机会较少的缘故。总之,这位同学因此自杀了。你可以说他不够彪悍,但确实也可以说这是个很大的文化冲击。

说自卑,也是现实存在的。苦苦学习,未必有人家知道得多,知道得准;不会唱歌,不会跳舞,不会乐器,没有任何特长(分得清小麦和韭菜,知道传统婚礼仪程一点用都没有),甚至体育也没有别人好(能割麦子会刨地一点用都没有);在城里没钱,没亲戚,甚至没朋友;穿着打扮就更加让人嘲笑了。总之一塌糊涂,这种心理冲击没受过是不知道有多难了。

另外还有传统伦理的牵扯,让人放不开手脚,看不开一些事。

再者还有,可能也是最重要的,对于现代城市生活的一个眼界问题。不了解城市生活的各个方面,不了解这个现代社会运作的方方面面,在求职中,在工作中,都是问题。

其实这应该是很好的社会学课题,天朝这么空前巨大的人造种族隔离给出这么好的研究环境,但似乎还没有人来研究。

我也给不出什么彻底的解决之道,人与人的运气差老鼻子了,只能祝大家好运。但关键有一条,要么看开点,放松自己头脑,勇于接受新思路,新想法,思维要灵活,不要死守某个想法,毕竟没有哪种想法是一定对的,而改变想法无疑是成本最低的改变了。或者自己就要彪悍点,也主要是头脑彪悍,对于不顺,对于嘲笑,毫不在意,过彪悍的人生,让他人无聊去,也是一个活法。

时间会抹平一切,老天也没有一定就跟谁过不去,没有进步就没有,退一步也是海阔天空。

人的头脑可以灵活到什么地步,是没有止境的,据说罗素说过一句话,我略改一下,是说:我绝不会为了什么想法去死,因为我不知道它一定是对的。自杀,无非就是一种想法导致的结果么。沉在一种想法中不可自拔的同学都可以想一想这句话,想法有什么不能改变的呢?

04/16/09 12:30:57,由 cathayan发表。 本文链接
  

04/13/09

NucleusCMS从3.33升级到3.41

cathayan.org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转载请保留此说明。谢绝商业转载。

好像是进入新年以来,NucleusCMS又更新了3.40和3.41两个版本,3.40的改动好像有很多。这次从3.33升级,需要改变数据库,所有分升级脚本和升级文件两步,做起来很顺利。

基本和以前的工作没有两样。变动情况可以参考3.33的升级记录,输出RSS字数多少改在那个ITEMACTIONS.php文件的398行处。

语言文件要升级,简体中文的fishy同学已经升级过了,直接下载即可。好像是在管理界面中加了系统自己一项。

04/13/09 23:41:28,由 cathayan发表。 本文链接
  

老家的花

cathayan.org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转载请保留此说明。谢绝商业转载。

看看花可以让人高兴一点。

不知名的花

IMG_4091

还是不知名的花

IMG_4088

苹果花

IMG_4071

桐树花

IMG_4075

油菜花

IMG_4081

油菜花特写,可以看到包着油菜籽的小豆荚

IMG_4082

常见的一种野花

IMG_4063

以前从来没见过的一种花,感觉像是外来物种

IMG_4068

04/13/09 00:54:15,由 cathayan发表。 本文链接
  

04/09/09

一树花

cathayan.org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转载请保留此说明。谢绝商业转载。

去某大院里看到两树花,开得很茂盛。手机拍照的特点是,只能看个样子,细部是没有的。

DSC00312

DSC00302

DSC00304

DSC00301

04/09/09 11:04:57,由 cathayan发表。 本文链接
  

04/08/09

同轴双轮自行车

cathayan.org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转载请保留此说明。谢绝商业转载。

把Segway叫做同轴双轮自行车应该没有问题吧 :P 前一段时间,突然从电视上看到这个著名的基于现代技术的个人交通工具被仿制了,忘了哪个台播的,反正是功能都有,还说售价10000多点。Willow同学挖掘到了国内的设计者,原来是贵校的三位同学,2007年就搞出来了,名字叫Chegway,他们Blog上还有视频。从去年7月15号之后Blog没有再更新,不知道是不是在忙着产业化了,希望能做出来并且做好,再起个响亮的名字。然后,济南的警察就可以换用国产装备了。

04/08/09 13:58:17,由 cathayan发表。 本文链接
  

04/07/09

学校

cathayan.org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转载请保留此说明。谢绝商业转载。

校,这个字,说文解字上解释说是“木囚也”,又有说“交木”,也就是两根木头一横一竖绑在一起的意思,是个古老的刑具,也就是械、桎梏。如此说来,这东西不就是个十字架么?总之它是个绑人的东西。可以把两只手绑上,也可以绑两只脚。

它有学校的含义,已经到了战国时代,孟子说了句“夏曰校,殷曰庠,周曰序。学则三代共之,皆所以明人伦也。”所以这个刑具就有了校正管理的意思,才会有学校的说法。在周朝,它还经常指的是管马的,校正,也就是弼马温了。真正做学校讲的,除了传说中的夏朝,似乎没有这么讲的,也就是乡学,县学,国子监,太学,私塾,学堂,书院,后来也是京师大学堂,某某大学,不知道是不是为了避这个字不怎么好的原义。

据说《周礼》中有“以圜土聚教罢民”的说法,就是没事干的人都要抓起来圈在围栏里进行调校和校正,这就是最早的学校了。现在的各个大学校也算是回归本义了,至于教育是目的还是手段也不用讨论了。

04/07/09 22:57:18,由 cathayan发表。 本文链接
  

建设普罗旺斯

cathayan.org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转载请保留此说明。谢绝商业转载。

传说现在做广告的写文案就去翻地图,找几个意大利中部南部不为人知的地名用上就全有了,看上去普罗旺斯这种先期发达的地名已经不受宠了。这个名字说起来就是Prinvince,就是行省的那个意思,法国人看不起的那乡下人的意思,对天朝的“行中书省”来说并不准确,它带有比较强的征服地区的意思。

但现在普罗旺斯似乎成了高尚的乡村生活的代名词,这里不能用农村。前一段还看了两本有关的书,都是无聊的美国人有钱又有闲,就跑到法国东南角上,买个破院子,顺带几亩地,就过上了法国农民生活。

作为农民子弟,我深知隐藏在一切悠闲的乡村生活背后的劳累,除非有一群人为你服务,否则农村生活不可能像一般书中描述的那样惬意。看的这个书倒没有隐藏这一点,毕竟他们到那里不是度假,是真的种地,养羊,挤奶等等。所以,也有幸得以一窥法国农民的生活经济,也许可以做为中国农村的建设思路。

至少在书中看到,普罗旺斯这块较少农民是种粮食的,更多的是种葡萄,种熏衣草,种芦笋,养山羊和猪,做特色的山羊奶酪和猪肉制品香肠一类,还有一些人是农村中的工人,专门修房子,修水管,以此来换取自己的生活。

种葡萄的人其实也是不得不种,因为那个地方的土地都被政府(或者协会?)规定好了,某块地只能种葡萄,种出来了就可以送到酒厂,称重并测定糖度之后就可以知道出酒量是多少,可以当场定下自己要多少,剩下的就由酒厂收购。这些酒就像法国所有酒一样,有产地证明,在某村子产的就是某个牌子,售价应该都还比较可观。

山羊奶酪和猪肉制品通常就是自己在家里做,似乎书中没有提到工商税务卫生统一屠宰的事,就是做好了就趁周末拿到大镇子上的集市去卖,附近城市还有其他大城市里的人专门到这里采购。

比较令人吃惊的是他们一家人(两位大人,两个小孩)给自己留的酒多达1000瓶,是他们为下一年准备自己享用的。当然,他们自己是喝不完的,更多的用途是举办聚会,招待给他们帮工的村民,甚至种葡萄树时休息一下都要喝。而且这样的生活并非罕见,而是基本家家如此,厨房里总要准备一堆堆的东西,就像一些图片上看到的那样。这个,确实不得不说是一种富裕的生活。

法国农民能过上这样富裕的生活,也许和法国人大量的农业补贴有关。但从书中看到的,还是比较有序合理的管理更有作用,原产地保护,售价大概也有保护。

或者,人也可以懒惰一点。比如,书中作者总是在抱怨或者说享受当地工人工作有多么不靠谱,修个水管能拖上几个月,工钱还如何如何。但反过来想,如果不是这样,如果每个人都特别地勤劳,一个村子生产全法国所需要的山羊奶酪(按中国人的作法,这绝对没有问题,比如全世界人民用的扣子的一半就是在广东一个村子生产出来的),大家再打上价格战,大概法国农民的生活也不会这么舒服了,原产地也保护不起来了,贩假售假就要出现,周围人的购买力就要下降,一家4口一年喝1000瓶酒的好日子永远也过不上,纯靠劳动力生活的人可能再也不敢拖时间,只好紧赶慢赶多干一家是一家了。

这里不是说懒惰就好,而是很明显地,这里面有管理的平衡问题。

世界上总是有太多的不公平问题,就像公平贸易组织发现的那样,咖啡的售价越来越高,种咖啡的人却越来越穷,于是有识之士呼吁搞公平贸易,保证咖啡农收益,使他们也能受益于贸易的全球化。这件事,市场的作用似乎总是在走向反面,让富的越富,穷的更穷,尤其是在现在信息发达,机械生产率无限高的情况下。这个公平贸易是富国人对穷国种植户的,我想在富国内部,他们早就对自己国家的农民实行了这些措施。

最近的经济危机无非就是经济流动不正常,经济不公平的结果越来越严重罢了。

其实中国也有很多地方在搞特色农业,但仍然有很多地方是被限定种什么东西的,粮食大省就是如此,每年新闻上都会播“确保小麦种植面积”就是这么回事。

特色农业呢,又容易搞成公司,似乎只有公司才是现代化,于是山东一两个县就把东北亚的菜给包了?

又或者我们的日子都不富裕,普通人还不敢一年就整他1000瓶好酒。总之,就是经济水平还没有上去。

还有许多特色的东西没有挖掘出来,许多人可能知道法国的什么酒,却不知道自己老家那块还曾经出产非常好吃的醋。我老家那块就有一种非常好的,用柿子酿的醋,味道不是一般的好,可惜老年人去了之后,就没有人再做,就都吃现成的工厂产品了。

这里面有很多问题可想,也总觉得有无数的关系没有理顺,说到底是个管理问题,但似乎总管不好。也许还是人太多的缘故?又也许干脆不管更好?

04/07/09 17:19:44,由 cathayan发表。 本文链接
  

04/05/09

基因研究对中心论

cathayan.org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转载请保留此说明。谢绝商业转载。

其实,不光天朝人民希望自己历史悠久,最好在这片土地上生活了几十万年,欧洲人也是如此;在基因研究的成果出来之前,欧洲很多学者,当然也有民间,认为他们或多或少有更古老的人的遗传,比如尼安德特人,他们比现代人存在的时间更长,在欧洲生活的时间也更长。

认真想的话,你会很难想得出这种意识的具体原因,它没有任何用处,也不具备任何意义。但一般人都不认真想,所以基因研究的结果一出来,他们都很急。由于欧洲发现的尼安德特人的骨头化石比较多,竟然真的有研究人员从中发现了不少的基因片段,把它们同现代人的基因进行了比对,毫无悬念,差异非常大,不可能存在传承关系,不论是线粒体DNA还是染色体DNA都没有混杂。而现今的欧洲人在基因上也同世界其他地方的人别无二致──尼安德特人只到到欧洲和中东,如果有混杂的话,现在这地方的基因应该同其他地方有所区别才是。

虽然人们并不能确定现代人同尼安德特人之间一定不能交配生子,但确实的是现在没有例外发现,至少两者的基因已经反映了这一点。他们也许能生出后代,但很显然没有生存下来。另外一点可以从考古上确定,就是现代人和尼安德特人在中东地区应该见过面,在同一个地区共同生活过,也许还互相学习过,也许更幸运的现代人打败了他们,也许只是他们自己有问题消失了。

现代人也许并不比尼安德特人更聪明,因为从头骨上看他们的脑容量比现代人还要大一点,他们几十万年前就用上了挺不错的石器;但他们不够幸运,也许是在发展出语言、艺术、进取心这些阶段的时候落后而被淘汰了。

我们这边,北京人的头盖骨丢掉了,也就没有办法再进行基因研究;当然,北京人的年代更为久远,最近的研究表明可能比以前想的更古老,也许就是存在也找不出可用的DNA片段了。

中心论的另一个议题是纯洁性,这似乎更为敏感些。这本书讲的比较多的是犹太人。旧约中严格规定犹太人不得同其他民族通婚,但就在这么严厉的宗教民族中,犹太人男性的Y染色体也一样有许多不同的类型,基本上和中东地区男性的Y染色体没有区别,比如巴勒斯坦人、叙利亚人、沙特阿拉伯人等。

有趣的是以色列的第一位祭司,也就是摩西的兄弟亚伦,他的子孙按要求世世代代都是犹太人的祭司,现在还有许多人自称是亚伦的后代,现在名字叫Cohn/Kahn的人就是。按说,这些神的最直接的仆人理应是最纯洁的。但是研究表明,他们中只有一半在Y染色体上拥有特殊标志,现在被称为柯恩典型单体型。这个特征出现的世代约为106代,这样可以推算出以色列第一次有祭司的年代。

更不可思议的是后来犹太人走遍了世界各地,祭司们也在许多地方留下了自己的基因。比如在非洲南部有一群为数约5万的伦巴人,他们自称是犹太人的后代。1997年对这群人的Y染色体进行了研究,发现3成是非洲的班图人,另外2/3的来源真的是中东,并且是犹太人中的柯恩典型单体型,似乎比正常的称自己是亚伦后代的犹太人还高。

关于中国人的研究中,金力的《汉族的遗传结构:文化传播伴随人口扩张》应该是比较权威的,从中可以看到,中国人南北确有差异,但在Y染色体上的同一性似乎比犹太祭司还要略高一点点。这个结果似乎对纯洁论者是个巨大的鼓舞,当然也没有什么意义,其实就是这个研究的三个作者,携带的基因就非常奇怪。

需要说明的一点是,所有这些研究,针对的都只是数量庞大的人类基因上一些极个别点的变异,对于人类自身的统一性毫无影响。

坚持纯洁论的人对于外族入侵有很大意见,但按这本书的说法,这些入侵都只产生了较小的结果,对于一个地区人类迁移大潮影响都不大,比如印度,仍然可以找到它在人类迁徙史的准确位置。

同样地,这方面的研究也并不是已成定论。近来还看到说在澳大利亚什么地方发现的一些人类遗骨中提到的DNA同非洲起源的现代人不同,也许人类真的有多点起源也还是个待研究的问题。

但至少目前看来,地球上的人类完全是一家,区别小到在生物学上没有意义,分不出任何亚种,互相之间都可以生出后代并可以继续下去。一些发展不快的部落民族和最发达的人群一样,完全可以欣赏艺术之美,听得懂音乐中的欢乐与悲伤,能表达高兴和自我嘲弄,没有什么一群比另一群一定要高明的说明,甚至可以说,自从现代人出现的那时起到现在,人类其实也没有多大的变化了。

人类基因的历史地图
[美]史蒂夫·奥尔森 著
霍达文 译
三联书店
北京,2008年6月第2版,245页
ISBN 9787108028600

这本书是比较新的,推荐阅读。还有另一本早就推荐过的《文明与野蛮》,读这本书可以知道文明重在交流,不在其他。读这本基因的书,可以明白人类有多么一样。人类历史中存在太多的不可解释的偶然,我们最好还是互相帮忙,抛弃所有歧视,善待所有人,大家都过得快乐些。

其实这点简单的道理,所有热爱生活,心胸开阔,有过一些人际交流经验的正常人都早已经暗藏在心,再推荐书也只是为了说服一些不太有经验的人吧。

04/05/09 22:57:32,由 cathayan发表。 本文链接
  

04/04/09

人类没有分类

cathayan.org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转载请保留此说明。谢绝商业转载。

还是这本《人类基因的历史地图》,其中提到了给人类分类的问题。最早把全体人类分成红黄黑白四大类的是瑞典植物学家林奈(Carolus Linnaeus),他还进一步阐述说红种的美洲人“脾气坏,顽固,但满足、自由”,黄种的亚洲人“严厉、高傲、多欲”,黑种的非洲人“狡猾、迟钝、愚昧”,伟大的白种欧洲人当然是“活跃、聪明还有发明的天份”。

这是1758年的事,可以看出这些评价多带有那个时代的印记。现在亚洲人还高傲吗?看上去早已经不是了,普遍自卑可能更正确些;小布什口中的“老欧洲”听起来也没有多“活跃”了。

但从基因上讲,人类无论如何分不出类来,所以“人”这种东西,生物学上连个亚种也分不出来,也就是说地球上的现代人都是一样的,相互之间的差别非常小。肯定有许多人至今不接受这个观点,但科学研究的结果确实如此,除非套用各种文化来分别,否则谁也无法否认这个结果。

之所以有这样的局面。作者认为是现代人这个种群出现得比较晚,历史短,而同时活动量又比较大,还热衷于互相通婚。可以说,从人类走出非洲到现在,各个人群之间的通婚就没有中断过。较近一点出现的欧洲人贩奴的事就是个大事件,结果就是中美洲南美洲几乎每个人的基因来源都非常杂,巴西在100多年前废奴时一半人口的祖先曾是奴隶;而1967年才宣布不同种族通婚禁令违宪的美国,也有许多人的血统中有黑人的成分,这是因为那个禁令并不禁止白种男人同其他族裔女性的交往。事实上,总统杰斐逊和他的黑奴的后代就有几位成功地进入了主流社会,美国南方也有很多肤色浅一些的人成功地作为白人加入军队。

根据基因研究,现代人是在产生了一些基因突变之后才有部分人走出非洲的,走出去的人只带着这些变异中的一些,而不是全部。所以本来其他地方的人理应同非洲人有一定的基因突变上的差别,但是,人类的交往并没有给这个推理留出机会,在人类可以记载历史的时候,在中东,在埃及,在罗马统治下的地中海沿岸,到处都有非洲人同当地人融合的记录;并且,那个时代里人类对这个问题,或者说是最明显的肤色问题毫无偏见,至少记录的没有。正如我国传奇中记录的昆仑奴,至少从那个小说中读不到任何后来不经意间就冒出来的歧视语气。

关于基因,可以做出的结论是,在现代人中,没有任何变异可以100%地局限在某个族群之中或之外。于是,从基因上讲,没有任何科学的办法给人类再进行分类。比如和肤色有关的碱基对也就几百个,和人类基因中高达30亿的数量相比,基本不值一提。并且在混合比较厉害的地方,人们的肤色从轻到重基本是个连续的变化,想进行绝对的分类是不可能的了。

这个问题其实也同前面说的祖先数量的计算有关,也就是反过来看,一个人如果有后代的话,他的基因经过几十代上百代的传播,所能影响到的后代的数量也将是非常惊人的。

对于另外的貌似科学的非要分出个类别的作法,作者也进行了分析。比如智商问题,最知名的例子是在美国的非洲裔和欧洲裔之间要差10-15分,而亚洲裔的要平均再高上10分。作者认为这仍然是环境和后天的因素:
  • 如果微小的基因差别和智商有关,那么体内欧洲基因较多一点的非洲裔人应该比欧洲基因较少的非洲裔人得分高,事实是没有这个发现,实际上智商遗传论者根本不在乎一个人的基因问题,只在乎此人是否被认为是非洲裔。
  • 人类在20世纪的智商得分普遍地快速提高,这不可能是基因变化的结果。
  • 父母照顾较好的儿童以及教育较早的儿童智商得分高,很明显的事实是,生活贫困的非洲裔比欧洲裔比例要大。
  • 研究人员追踪二战后美国士兵同德国女性生下的孩子,父亲族裔的不同并未影响到儿女的智商。
  • 一国之内少数族裔的智商得分总是要低一些,比如日本的部落民(旧时代的日本贱民,民族上也是和族)在日本得分就比普通人低10-15分,但移民到其他国家之后这个差别就会消失。
  • 20世纪初时欧洲不同地区的人得分也有差异,而现在,他们的智商得分一样。


人类自身仍然有许多不解之谜,各个地方的人长成什么样子,过上了什么样的生活,确实仍然是一个有无穷多解释却谁也说不清的问题;但好在人类可以交流,不但在DNA的碱基对上,也在文明的成果上。但对一些优秀分子或者虚无分子来说,这个20世纪的研究结果(早在1987年就开始了)他们是看不见的,他们总是想证明他们就是行或者奇怪地一定要证明自己就是不行,殊不知在人群的基因层面上,大家根本没有分别。

04/04/09 20:09:07,由 cathayan发表。 本文链接
  

三联上的广告

cathayan.org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转载请保留此说明。谢绝商业转载。

以前就注意到三联生活周刊上做软广告,但当时还是在那些页面的上方加上栏目标题“广告”,虽然已经会有许多人注意不到,但还算有点说法,算得上诚实;最近两期却变了,赤祼祼的软广告,版式设置完全等同于一般文章,而栏目标题的地方一个字也没有了。

软广告之一是某毒牛乳汁的贵族血统问题,贵TM个头。这家伙害了几万人之后现在是猛做广告,简直恶心。之二是HP的,你正看着绿茶呢,突然连上来两页打印机,怎么也不正常。

说起来,三联已经是很少的能看的杂志了,看上去正经广告也不少,何至于出此下策呢?王三表曾经说过,这都是没有经历过残酷的资本主义洗礼的结果啊。

04/04/09 14:27:28,由 cathayan发表。 本文链接
  

04/02/09

祖先数量的计算

cathayan.org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转载请保留此说明。谢绝商业转载。

看与本《人类基因的历史地图》,本来想写读后感的,但实在内容太多,事实也太多,结论又过于简单:所有人类都彼此相连,所以没办法写,也许摘点简单有趣的东西更好些。

书的前面就谈到关于先人数目的问题。一个人有父母,这是2位,往上就有爷爷奶奶和外公外婆,这是4位,再往上就有8位。这么算的话,如果追溯到10代以上,每个人就会同当时的1024个人有关系;如果是20代,就是1024×1024位,如果是30代,就要3个1024相乘,那就超过10亿了。不管是用每代30年,还是每代20年来算,也就是900年或者600年前,地球上的总人口都不超过10亿。

也就是说,单从数字上看,实际上几百年前地球上的人和我们今天还活着的人之间全部是亲戚。

当然,连续乘2的算法是不对的,因为很快就会有重复,即某些祖先之间也有亲戚关系,比如表亲间结婚的。

这个计算隐含的结论是挺有趣的,就是只要你想找,并且也还能找得着的话,几乎任何两个人之间都可以找到亲戚关系,尤其是一国之内,一省之内。事实上无聊的美国人研究他们的总统,发现多位总统之间是表亲,当然是表了7/8次那种,早已经出了五服,互相之间已经不认识了。另外就是如果想找个名人祖先的话,只要坚持男女平等的找法,总是能找得到的 :P

老家的村子里,几乎80%的人是亲戚,这对还有老家的人来说应该不奇怪,老人们经常一块算谁和谁的爷爷辈是兄弟,多少辈之前是一门一支等等。

还是结论那句话,所有人类彼此相连。按基因研究,现代人已经传了7500代,这样的规模算起来,想没有联系也不可能了。

人类基因的历史地图
[美]史蒂夫·奥尔森 著
霍达文 译
三联书店
北京,2008年6月第2版
ISBN 9787108028600

04/02/09 14:08:58,由 cathayan发表。 本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