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0/08

文泉驿微米黑字体开发

cathayan.org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转载请保留此说明。谢绝商业转载。

Google做了个手机开放平台Android,其中用的字体叫Droid,包括Sans/Serif/Sans Mono等字型,Sans中包含汉字,支持GB2312/big5等编码,是黑体风格的。它的特点是比较漂亮,大片文字的整体感觉很不错,另外就是字体文件比较小,只有3MB。以前它的授权状态有点不明,但12月9号最终明确为Apache许可。这个许可协议很开放,可以修改后继续分发,分发的协议还不需要是Apache。

所以,现在不但可以使用这个字体,还可以对它进行修改。文泉驿就启动了补充工作,“首期目标为补充Droid中所缺少的4500个GBK国家标准汉字”。新字体被FangQ命名为“微米黑”,原因可以看文泉驿网站。

有兴趣的同学可以先看演示,再去制作。现在文泉驿技术水平很高,制作过程可以说是非常简单,有趣,基本思路是从已有字型中取得汉字的部件再拼出新字,而那些目前暂缺的GBK字多数都是非常复杂的字。首先得想得到哪个简单字中有这个字的部件,这个还是挺有趣的。目前这个制作界面只能在Firefox 3.0以上版本中使用。

这可是不可多得的可以很快看到自己劳动成果被人使用的机会啊!特此广告。

12/30/08 22:35:50,由 cathayan发表。 本文链接
  

Linux用户面临的问题

cathayan.org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转载请保留此说明。谢绝商业转载。

有位shallpion@smth上总结的Linux用户要面临的问题,感觉很全面了。可能还有一些商业软件也缺,比如给PDF打标记的Adobe acrobat pro类。
  1. activeX控件问题
  2. exchange邮件客户端问题
  3. 游戏,这个自然不用说了
  4. 几乎一切数码相机、手机自带的客户端软件
  5. office文件,特别是ppt文件的问题
  6. 即时聊天软件尚有些功能支持不好
  7. 国内大部分行业软件,比如高校、政府部门提供的一些小软件
  8. 播放器对一些特殊的编码的解码有些问题
  9. 很多主板控制软件,我是没有找到linux版的,linux自身有替代品

从中可以看出,Linux确实是另一个系统,生活在另一个生态系统中,和Windows世界是平行的另一个宇宙。如果Linux用户只呆在自己的世界里,他们可以活得很好。但这是件不太可能的事,大家也不能鼓励这样的事。而就目前的情况看,只要跟社会的其他地方发生联系,问题就或多或少地存在。

微软作为这个生态系统的领导者,自然是这个状态的最大责任人。那些非要使用ActiveX的银行,非要用超级复杂的Word表格的政府部门是帮凶。其他的只开发Win版软件的公司倒是商业选择。不过现实就是如此,只好用现实主义态度承认这一切,保留笔记本上的Vista home basic。其实多数人也没机会用Exchange,年龄大了也玩不动游戏,手机只用来电话和短信,相机有些直接支持,但最次可以买个读卡器就行,PPT简单的其实问题很小,过分复杂的PPT应该鄙视,行业软件要看老板,如果再加上不看WMV,跑银行柜台办业务,Linux日常使用也是可以的。公司里就不要折腾了,老板用什么就用什么。

12/30/08 06:23:14,由 cathayan发表。 本文链接
  

12/29/08

2008年的50件新知识

cathayan.org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转载请保留此说明。谢绝商业转载。

又一年就要过去了,为了增长点新知识,翻译了这个网页。但这50个新知识中有一些看上去是挺无聊的,也有很不确定的,有兴趣深入研究的可以看每条后面的链接。
  1. 狗看上去能体会到妒嫉和自尊。以前我们认为只有人和黑猩猩才有这种感情。Link
  2. 人们在戈壁沙漠的杨海墓地挖掘出一座2700年前的墓葬,在其中发现了两磅大麻,摆放在一个蓝眼睛的45岁萨满教巫师头边。据称这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大麻。(看上去是在新疆;但这个蓝眼睛、45岁如此确定,有点不实在)Link
  3. 人们在早期秘鲁人的牙齿饰片上发现了含淀粉的谷物,这说明他们的饮食比以前人们认为的要杂,包括豆子和一种当地的水果,表明他们在人们先前认定的时间老早前就开始定居从事农业了。Link
  4. 科学家们发明了一种构造人类基因的更有效的方法,也许可以在今后创造出人造生命。Link
  5. 森林里太吵闹时,波多黎各的变色龙就会通过做俯卧撑和展示下巴上的肉垂来吸引其他变色龙。Link
  6. 压力会让人类大脑细胞萎缩或增长,从而让严重压力受害者的神经系统出现巨大变化。Link
  7. 在经历了10年的增长之后,上市手机的数量开始出现下降。消费者会让手机保留更长时间。Link
  8. 火星探测卫星上的穿地雷达发现,在远离火星两极的地方存在着巨大的地下冰冻水库,埋藏在岩石和尘土下的冰川可能厚达半英里。研究人员说有一个冰川有洛杉矶3倍那么大。Link
  9. 学习数学会刺激大脑,使其处理过程发生大规模重组,以便能理解各种数量的符号。Link
  10. 地球上的海洋正在变酸,变化的速度还在加快,这个问题将引起一些物种的灭绝,如珊瑚、龙虾、牡蛎、螃蟹、贻贝以及蜗牛,这是因为它们在这种条件下将不能生成钙质的外壳。Link
  11. 对大脑里的血流进行磁共振扫描的结果表明,流氓暴徒在看到其他人受苦时常能产生快感。Link
  12. 在工作电脑上使用社交网站能提高工作效率。Link
  13. 5到11岁的儿童如果睡得较少,则体重指数就会较大,长大后肥胖的概率也比较高。Link
  14. 哮喘病患者练太极能让他们更好地控制呼吸并且提高锻炼效果。Link
  15. 医院里的病人如果给输了储存29天以上的血液,他们感染一种以上疾病的风险是输入新鲜血液的病人的两倍。Link
  16. 百货店里灯光照射下的菜花、椰菜、甜菜、韭菜以及芦笋品质会下降。Link
  17. 科学家们发现了一种方法,可以降低大豆及豆浆中引起胃胀气的碳水化合物的含量,同时又能提高健康的抗氧化剂也就是异黄酮的水平。Link
  18. 引发Aids病的病毒很可能是1908年前后在非洲城市金沙萨出现的,那里以前叫Léopoldville,是民主刚果的首都。Link
  19. 雇主对握手绵软或汗湿的家伙会有偏见,而面试人通常也会认为握手不如男性有力的女性能力较低。Link
  20. 对于中年或老年人来说,在网上搜索比读书更能增强脑力。Link
  21. 喝点红酒,而不是白酒,可能会降低肺癌风险,对吸烟者或曾经吸烟的人尤其如此。Link
  22. 每75个做了髋关节和膝关节置换手术的人里就有一个人必须在3年内再次进行移植。Link
  23. 有呼吸暂停症的男性很可能在性兴奋方面也有问题,这是因为在呼吸有阻碍时会出现缺氧的情况。Link
  24. 对于超重的乳腺癌患者来说,化学疗法对他们通常不如对正常体重者有效。Link
  25. 超过20%的美国网民在网上看黄金时段的电视剧,其中有半数已经不在电视上看。Link
  26. 北美地区的男孩和女孩在标准化数学考试中表现一致,从而让这种存在数十年的性别差异消失了。Link
  27. 推迟作父亲的时间会增加生育问题的风险,而一旦男人超过35岁生孩子的机会就会下降。Link
  28. 在线视频一上网就能很快达到浏览量的峰值。在10916个视频中,有至少1000个在90天达到,而其中有半数在头两周就达到了。Link
  29. 穿人字拖太多会有非常高的得脚部皮肤癌的风险。而脚上有黑素瘤的病人只有一半能存活下来。Link
  30. 一个ADHD(注意力缺陷多动症)相关的基因可能对游牧生活有好处。Link
  31. 在工作日里到网上闲逛10分钟可以减轻压力,并能让精神重新集中。Link
  32. 老年人一旦失去配偶,则他需要照料或进入长期监护病房的可能性会马上变大。Link
  33. 在肾移植手术的病人中,抑郁会让肾失效的风险加倍,从而回到透析治疗和死亡。Link
  34. 公元前200年到1100年的地中海区域降雨数据表明,罗马帝国和拜占庭帝国的衰亡部分是由气候变化引起的。Link
  35. 暴龙的头部可能超过1100磅,但它的大部分是充气的空洞,并因此很可能患上严重的各种窦炎。Link
  36. 对大西洋水下6500英尺进行的探索表明,这个地方是个“新大陆”,人们在欧美之间1500英里长的中大西洋山脊地区发现了成百上千种稀有或未知的物种。Link
  37. 大白鲨每年冬天都会在太平洋中部聚集,此时它们潜水的深度可达300米。Link
  38. “现代面相”研究表明,一个男人如果有以下特征,则会被认为是可信的:圆脸,柔软的下巴,细眉毛,亮眼睛,小鼻孔,大嘴巴,薄嘴唇,温暖明亮的肤色,面部无毛发。Link
  39. 科学家在法国西南部的夏朗德地区发现了一块树脂,在它里面完美地保存着1亿年前的水底微生物。这项发现把单细胞藻类也就是硅藻出现在地球上的时间又往前推进了2000万年。Link
  40. 一种新发现的细菌可以在低温下让牛奶变质,即使冻上了也可以。Link
  41. 温哥华岛海岸外的杀人鲸知道它们最喜欢的猎物大马哈鱼的精确的声音,它们可以在100码以外就认出这种鱼。Link
  42. 北冰洋加拿大盆地是微型胶状浮游生物的温床,人们在那里发现了至少一种新水母。Link
  43. 在中国一处山洞中发现的石笋可提供近2000年来亚洲季风区雨季的年度纪录。Link
  44. 墨西哥科学家发明了一种方法,可以用碳和龙舌兰酒中发现的有机化合物来制造钻石。Link
  45. 中国南方发现的一块岩石,以及澳洲南部发现的另一块石英岩表明,在震旦纪,6.35-5.41亿年前,地球上许多海洋中生活着一种8条胳膊的生物,这比第一只恐龙出现要早3亿年。Link
  46. 每8分钟,地球和太阳的磁场就会融合或重新连接起来,形成一个粒子可以通过的通道。这个通道是个圆柱体,和地球一样宽。Link
  47. 工作中有女性上司的女性比上司是男性的女性明显更有压力。Link
  48. 黑猩猩能记住群体中其他成员的有益行为,比如梳毛、抓跳蚤,因此它们也能回报善意。Link
  49. 当植物的叶子受到病毒、真菌或其他病原体的攻击时,植物的根就会分泌一种酸,其中含有保护性的细菌。Link
  50. 每天喝3杯咖啡就能让女人的胸部缩小。Link

12/29/08 13:47:42,由 cathayan发表。 本文链接
  

12/24/08

让心理阴影远去吧

cathayan.org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转载请保留此说明。谢绝商业转载。

离开学校已经好些年了,但我又一次做了个恐怖的考试梦,并且同样地,要考的科目是一门数学和,大学化学。这个心理阴影实在纠缠太久,不吐不快。

想当年头一回到北京,一路睡着被学校的大客车(票价好几块)拉到了50年体育馆那里。下小坡时有一点失重,所以醒过来了。然后就开始了土包子的大学之旅。整整三天时间,我那是“停杯投箸不能食,握笔四顾心茫然”。茫然到什么程度?真真正正到了眼睛看不到20米外,只记得自己晕头转向,20米外就是一片白茫茫。

在这样的状态下,还加上新奇啊,要逛逛大城市啊,见见老乡同学之类的活动,2个月后第一次期中考试就完蛋了,微积分考得非常土,不过还及格了,普通化学则拿到了空前绝后的47分,成为我考试生涯中的唯一黑色记忆。

这黑色倒也真顽固,多少年了,睡梦中一焦虑,就必然做这个考试梦,考试地点千奇百怪,一同考试的人也经常变化,唯一不变的就是要考化学,而我一点也不会,有时会连书都没看,或者干脆就把书给丢了;而且每次都会在考试之前把自己吓醒。现在也还记得当时最害怕的是原电池元素电势一类的东西,但之后再没有接触过同类的东西了。虽然再也没有现实的影响,它还是一而再地折磨人。

另一个阴影是成分,家庭出身。今天才从网上看到,原来这东西竟然有代码,还有国家标准,并且还是1984年制定,1985年实施的。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80年代上学时还要持续不断地四处填写带有这个格子的表格。我爸妈两家追上去都是当时认定不怎么好的那种,每次填这个,都很不爽。事实上,也确实不爽,因为这个还被其他小孩隔离,甚至被他们集体打过。

这个标准现在应该是已经废除了,具体哪一年不清楚。标准里讲:家庭出身系指本人取得独立经济地位前或参加革命工作时的家庭阶级成分(即指在本人取得独立经济地位前供给本人经济来源的父母或其他人的社会地位或社会职业)。

这里的定义还是很精密的,括号里那一句更是指明这是个追溯既往,可以上及三代四代以及无穷代的好定义。就像我们这一代人的父母,大体都在新社会里才取得独立经济地位,但当时供给他们的人,也就是我的祖父母,的社会地位是确定的,于是我的父母也就确定了,到我当然也只能填那一个答案。

当然,新社会没有继续研究历史,如果搞到明朝永乐年间,我们家应该是被迁民的山西贫民,就算分给了土地,也顶多是个06下中农,属于好成分。如果再追上去,又说不好会有当千户(61)百户(60)的祖先;如果追到史前原始社会,那大家其实都是贫农(05)和游民(22)。所以上述定义并不确切,和限定时间段的实际工作不符合,所以才会有人在三四十年代努力打拼,到五十年代就被打倒在地,也不管人家取得独立经济地位前说不好也是个贫民。

现在总算不需要填什么成分了;我也没兴趣再去学化学搞电池,所以现在电子设备中就电池就差劲了 :P 但在这即将迎来新的一年的时候,求各路神仙帮忙,让所有阴影都远去吧 :D

12/24/08 13:45:20,由 cathayan发表。 本文链接
  

12/18/08

方便使用Debian的一些站点

cathayan.org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转载请保留此说明。谢绝商业转载。

今天看到一个网站,可以图形方式画出Debian GNU/Linux软件包的依赖关系,比用aptitude show package命令看到的要漂亮,就是网站比较慢;

一直以来较常使用的一个Debian站点是packages.debian.org,这里可以搜索或列出所有Debian不同版本的软件包,软件包页面上的内容也相当详细,并且可以直接下载相关软件包;

Debian的Wiki当然也很好;

Debian软件的屏幕抓图也有专门站点提供,目前可能不一定全有,但用户可以抓屏然后上载,刚上传了qterm和Pc Man X的图,还没有显示出来;

各种获取Debian的方法在这一页上,还有各种方法下载Debian CD或DVD,这个下载支持BT,并且随时都有快200个种子在服务;

Debian的软件仓库在全球有众多镜像站点,主镜像质量最有保证,并且每天准时时更新两次;不论是用网通还是电信的网络,日本港台美国有时还有韩国的镜像都非常快,可以跑满ADSL;

还有一些特殊软件的Debian包,可以查找debian-multimediaDebian Unofficial,安全上好像没有问题;

如果坚持使用Debian正式发行版,但又希望使用较新的一些软件,可以参考Debian backport;这个没有用过。

12/18/08 23:12:49,由 cathayan发表。 本文链接
  

12/17/08

为什么OS X上没病毒呢?

cathayan.org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转载请保留此说明。谢绝商业转载。

这是yyq转发的一篇关于Mac OS X上病毒问题的贴子,原作是7月份发的,虽然比较老,但是感觉有点意思。作者的目的是要反驳常见的“因为Mac OS市场份额太低,所以没人去写病毒”的说法。这里只看他提到的几条理由:
  1. OS X基于UNIX。UNIX从一开始就是个多用户系统,安全架构是内置的。Windows开始是单用户的,安全和多用户能力都是后加的。
  2. UNIX从一开始就内置网络功能,这个Windows又是后加的。
  3. Windows把IE浏览器深深地嵌入到系统中,并且允许在浏览器中执行代码。在OS X上浏览器是一个单独的应用程序,并不是操作系统的一部分。这是微软一个根本的胡搞,它们创造了无数的陷阱,让人可用用来攻击操作系统。
  4. 早先的Windows上所有工作都以系统用户的身份运行,所以攻陷整个系统更简单(见第1条)。
  5. 微软的后向兼容性没有任何好处,要运行老的程序就需要很多老的API,它们很可能有漏洞。
  6. OS X没有注册表。这是微软创造的第2个根本性错误。
  7. OS X会在运行新软件或安装什么东西前询问密码。这不能防止犯傻,但至少有一点抵抗力。

第2点不是太明白,原生网络就更安全?或许是这个意思吧。按我的体会,电脑中病毒无非是搞点坏代码,然后想办法让它传到你机器上,然后运行它,如果有必要,就把它加到自动运行上去,以便重启电脑后能继续为害。挡住这个过程限制随意运行程序加上用户权限应该就挺足够了,但似乎还有人很烦Vista的那个提醒。

来源也是个很重要的事,所以现在Mozilla装扩展还是去https://addons.mozilla.org;Linux软件仓库也很关键,所以一般都是有签名的。要用其他的,只好看那个站的品质了──这个问题上,拥有良好社区的Mac及开源界还是要好那么一点的。

12/17/08 17:12:11,由 cathayan发表。 本文链接
  

12/14/08

乡村梦想

cathayan.org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转载请保留此说明。谢绝商业转载。

ruraleurope

近来翻了两本书,都是美国人写的,不过都是以前的老派一点的美国人,跟以克林顿为代表的新美国完全不同。一本写作者搬到法国普罗旺斯当农民的生活,一本写作者退休后回到缅因州的老家当个小农场主的故事──说起来这个缅因州也跟法国有点关系,而法国已经快成欧洲的代表,被称呼为“老欧洲”的时候就法国人最愤怒了。

普罗旺斯现在是旅游胜地,但具体在哪个方位还真是不清楚,也许看环法的时候某些地方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有机会可以去看看。但旅游同生活毕竟是大不同的,真要生活下来,热情的旅游者们中100%要给闷死,他们多数是城市动物。这位作者却是实实在在地生活下来了,她的丈夫还是畜牧专业毕业,所以一家人就很专业地开始了养猪养羊挤奶做奶酪吃猪肚采蘑菇的生活。他们要自己处理杀猪这件大事,生小猪时要自己看着,同样也要看着小猪被母猪压了死去,要清洗肠子和肚,要被不听话的羊拖着走,要跟卖小鸡仔的人打交道,自己的出产也要拉到城里去卖。总之当一个农民的生活绝不会像旅游那样惬意。

ruralchina2
缅因州的农民相对来说并不以此为生,因此也就轻松一些,他作为退休的专栏作家,更加热衷于观察他的生活,包括他们镇子上的政治。这个镇子其实不大,某一年死去12人,新出生人口只有一个。但他也要养鸡养鸭,看着狐狸不要偷了鸡,看着老公鹅被小公鹅打败,每天早上要给大铁炉子添材烧水──不健康的炉子上老烧着一壶水那种吧。最有趣的是他家后院一棵大树上有个树洞,被一头母熊占据当作生儿育女的窝,每天可以看母熊爬上爬下。农村自然会下大雪,那个地方下了雪可以把一切都封上,电和电话都不通,只好靠听收音机来了解外面的情况,虽然大的公路是清理过的,但从自家上到公路的小路并不通,所以还是没人能出去。小镇边上要建石油码头,各路人马汇聚起来大论战,最终还是一直建不成。

对我们来说,乡村是另一种生活,很可能并不真的想去过,也只在心里存在或多或少的一些梦想──当然我梦想比较强一些。在人生记忆最初的一些画面中,我竟然留存了一些美妙的乡村图景,并且是在经历了很多破坏之后。那些画面包括干净的打麦场,黄土打的干了之后其实挺白的墙,墙土也是土打的斜坡,长满了青苔,间或有一丛狗尾巴草,打麦场的边上长着小棵桃树,都不高,小孩子也可以爬上去,所以它们从来结不出大的桃子,桃树的树干破了皮,流出许多糖浆似的汁,在阳光下闪亮,另一块打麦场在另一头,离院子更近,它的边上,竟然,种着好多株腊梅,我至今记得那黄色的花开放的情景,那时候村子是重要的,所以几乎每一处都打扫得很干净,除了积肥的粪堆,人的足迹也多,地踩得实,也容易扫干净。

peishaojun
这些图像成了我的乡村标准,一定要有大块的空白场地,要有小棵的树,要有桃花和梅花。所以当我看到老戏,比如《墙头马上》的唱词和布景时,就能一下被打动。

转身似离蓬莱洞,
出门即到曲槛西。
迎春待看塘边草,
散心不碍花架低。

但农村的生活,却并不是如此地诗情画意,除非有10个人8个人为你服务;但凡自己打理一切,只怕一般人受不了那个烦累,只是上厕所这一件事就能吓退不少人,再想想睡觉时可能会有虫子飞过,看桃花时可能会沾上那粘粘的树汁,许多人可能也就算了。

也许最难以上现代城市人接受的,是寂寞,是没事干,那是真的没事。书都看完了,没有新的,电视就两三个不清楚的台,收音机也没有好听的,没有影碟也没有影碟机,甚至会没有其他人,这种生活,不是真有耐心的人过不下去。尤其是经历了城市生活之后,会更加缺乏这种耐心。所以许多事情再也不会有了。
ruralchina

12/14/08 10:52:30,由 cathayan发表。 本文链接
  

12/11/08

设想一下网络生活

cathayan.org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转载请保留此说明。谢绝商业转载。

试用了一下Google friend connect,倒是挺好用的,可惜的是没有发现用处──该能登录的地方自然有登录功能,该能留言的地方自然有留言功能。也许以后谁再开发Blog系统可以不管这些,只管贴文章,然后用Google来管理这个功能吧。(欢迎到本站主页上留言!)

本质上还是愿意让大公司来管理这些网络资源,财力雄厚,应该比小公司和个人都强点。这个概念是不是就叫做云计算呢 :P

对于个人来讲,其实现在比较想要云Log。每天的网络生活,就像一个个水分子,不能聚团成云,虽然熟练之后也已经比较自然,但毕竟是不流畅的。登录Gmail看邮件,登录IM看联络,登录BBS发牢骚灌水了解信息,登录自己的blog删垃圾留言,登录Zooomr贴图片,登录其他邮箱看其他信。这许多网络活动,全部是分散的,虽然已经用了Pidgin一举登录4个不同类型的账号,Zooomr还支持OpenID,甚至其实各处用的用户名和密码也一样或差不多,或者已经保存了密码,可以自动登录,但是,这仍然是不爽的。

不爽首先是使用上,登录只是第一步;要想把图片引用到Blog上,得到照片网站找到引用链接;想发给其他人看,得有图片静态链接;想把看到的网页发到论坛上讨论一下,得在浏览器Copy然后paste;想打开BBS上的链接,还得让Term识别出URL再打开浏览器,如果多行URL它不识别就只好手工拷贝,然后就要多谢Firefox居然能识别多行URL。

不爽还在于网络人的表现上,看Blog的朋友也许不进Google group,进Group的也许不玩BBS,玩BBS的也许找不到你发贴的版面,更也许根本不知道此人还在网上发照片,总之,你没有一个完整的网络形象,哪怕这些都是公开的。从对社会行为的模拟来说,网络应用还是很不成熟的。

社交网站作为后起的应用,也许注意到了这一点,都力争把各种应用包装到一起,那个OpenSocial似乎还能让这个工作更简单些。但是首先它们只吸引到了同样后起上网的新生代,对早有落脚点的老网民没有意义;其次,它们不可能满足所有的需求。

现实社会上有超市,讲究一站式服务,希望你一次解决所有生活之需,但是也有更多的其他店铺,来满足永无止境的人类需求。虽然一般人完成可以在沃儿马买到全身行头,但似乎没有人这么做。

网站的问题更加严重,它们互相隔绝。多少次看到别人发的链接,点过去却发现要求登录才能看;MSN Space要求登录才能留言(它最应该使用Google friend connect);在一家社交网站注册了却发现朋友在另一网站上,而同学们也许在第三家上;管理Google group是这个风格,想找到Yahoo group上的同类功能却又要费许多工夫。

其实都是网络应用,但使用却很不流畅。同电脑桌面相比,网络应用还在史前;就像Unix时代,搞点程序,各个活也都能完成,但Windows把它普及到方方面面,完全楔入人类生活。

所以,在这个传说中的经济危机的时候,不妨来点想像,设想一下使用流畅的网络应用。

不管是桌面应用还是浏览器应用,最好所有东西都在一个平面上切换,用的打开,不用的缩成图标;打开之后,菜单和基础功能就像文件编辑查看这些一样是标准的,特色功能另说;不论在背后服务的网站是哪个,它的主要功能都能呈现在这个桌面上;你可以选择哪些东西公开出去,哪些保持私密;公开出去的内容自然形成你的云log,朋友们不论是看你的照片,还是点你在BBS里的ID都可以找到这些内容;对他们来说,他们不必要知道这些内容是来自Google group还是Flickr或者Twitter或者新闻页面或者读书页面,除非他们乐意去挖掘。

为了达到这个目标,需要一套协议(也可以叫做统一资源定位URL),一个真正面向网络的桌面,以及比较大点的带宽。这个实现了,才算得上是网络生活吧。

12/11/08 16:30:57,由 cathayan发表。 本文链接
  

12/10/08

经济危机

cathayan.org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转载请保留此说明。谢绝商业转载。

也许是正在修路,也许是商业环境不好所致,又也许────是危机了,中关村这样的地方竟然看不到几块广告牌。

DSC00086

12/10/08 16:58:03,由 cathayan发表。 本文链接
  

12/08/08

周末作品

cathayan.org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转载请保留此说明。谢绝商业转载。

DSC00077

怪味虾仁 [阅读全文]

12/08/08 12:54:54,由 cathayan发表。 本文链接
  

12/07/08

发明中文打字机的林语堂

cathayan.org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转载请保留此说明。谢绝商业转载。

昨天听电视上讲林语堂,突然讲到他发明了中文打字机,不禁吃了一惊,过去看了下半段,然后又上网搜索一番,果然可以找到他的中文打字机专利
linyutang-chinese-typewriter
再看Wikipedia上对他的介绍,果然就写着:林语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中國文學家、發明家。真是落后啊,这位据称英文好到无法翻成中文,中文也好到无法翻成英文的大作家竟然还是位颇有成绩的发明家。而且还不是简单的发明,其中的机械装置光看图还真是看不明白的。
[阅读全文]

12/07/08 16:13:17,由 cathayan发表。 本文链接
  

cathayan.org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转载请保留此说明。谢绝商业转载。

和其他几个人一块来到一个大屋子里,可能是4个人。屋子里另有一位类似老大的人物,但又像是江湖人士,大体是秃头或半秃头,身材高大,体格强壮,表情坚定但并不吓人,似乎还有只眼睛瞎了,戴着个黑眼罩,有文化的匪徒那样的;他的身后有时还会出来一个和我们差不多的普通人。

屋子是热带风格,下沉的地面,四周有许多大个儿的绿色植物,和外边也没有墙隔开,要么是大玻璃,或者干脆是空的吧。屋子外面也有人走动。老大就在这里同我们讲话。

大体的意思是要我们到另一个星球去,但不清楚为什么要去,去了有什么好处也不记得了,但他讲了一阵子之后我们似乎就都同意去──刚来时似乎就没有抵触心理,也没有受胁迫的感觉。

于是就准备去。老大的助手在屋子中间摆出一个类似英国电话亭或者我国的临时公厕的方盒子,我们一个个进去,然后就哗地一声到了另一个星球了。

但是。。。。

就是大挪移的那一刹那,我看到了这个大挪移的真相。原来,所谓的另一个星球根本不存在,前面走的人都出现在老大手上突然多出来的那个类似网球拍的东西上;拍面上有一个挨一个的小玻璃管子,两头是圆的,只有两三个厘米那么长,不到一厘米粗,走的人都呆在那个小试管里。

虽然看到了真相,但是我也已经出发了,就来到了另一个星球。蓝天白云,椰林树影,水清沙白,一片洁白的沙滩,南北向,左手那边是一道隆起的沙坡,上面有树,后面是什么不知道,我同另一个人一起沿着沙滩向北走;沙滩上也有别的人走来走去。

这个星球非常小,小到可以看到它是圆的,并且,咳咳,它和其他的星球离得非常近,每天我们就看其他的星球像一大片云彩一样从头顶上走过──虽然只有一个。就是说,这是个双星系统。

突然有一天,照旧在沙滩上散步,人们突然看到,那个伴星上的海洋中突然涌起了高达该星球直径几分之一那么高的浪,海啸了!并且,很快地,我们所在的星球也同样地涌起了那么高的大浪──梦中精灵解释说,这是因为那外星上的波浪的引力在本星球上引发的 :P 总之,浪打过来了,人们无一幸免。

白哗哗的浪花打过,水退去,我发现我又同刚开始的几个人出现在热带风光的屋子里,大家开始准备去追杀那位黑老大。在这个无比大的屋子里追啊追,有时找不着,有时又追不上…………然后就醒了

12/07/08 14:53:18,由 cathayan发表。 本文链接
  

12/06/08

狗伯特帝国应对经济危机的策略

cathayan.org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转载请保留此说明。谢绝商业转载。

dilbert
呆伯特报道,狗伯特属下的新统治阶层(DNRC)目前有37万6999名成员,他们将很快宣布对全世界的征服。狗伯特也成为世界之王,取代所有管理机构。狗伯特的口号是:我们不会比以前干这个活的小丑更差。

针对目前的经济危机,狗伯特已经拟定了应对方案。他的策略是宣布黄金毫无价值,而常见的石头最值钱。稀有金属最值钱实在是毫无道理,它只会带来衰退。在狗伯特帝国里,大家都可以用一捧碎石头买到丰田普锐斯汽车。

狗伯特承认,此举可能会引发一定程度的通货膨胀。但是,他接着说:“既然大峡谷被认为是地球上最伟大的自然奇观,那么如果地球上有很多大洞的话,岂不是会更漂亮点?”

看点呆伯特乐一下吧

12/06/08 14:23:15,由 cathayan发表。 本文链接
  

12/04/08

汉字字体无正邪

cathayan.org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转载请保留此说明。谢绝商业转载。

刚才在group里面乱写的,感觉字数还有一点,就算是一篇吧。就像英文可以只顾首尾两个字母或者干脆用德语文法来拼写也一样不会有问题一样,汉字的发展过程也充满了不理性和不靠谱的人类精神,学究们不必太固执了。

闭,里面为什么是个才呢?原来只是两横杠,表示门关上并且用杠子挡住,再加个竖杠与事无补啊

脉,右边为什么是个永呢?原来其实是水字的异写

朝,右边为什么是个月呢?它和肉有关系吗?没有,原来右边也是水,表示太阳从草丛中升起来,照出来很多水珠的意思,后来怎么变成月,没人知道,可能只是为了写得方便

德,右边原来只有一只眼睛,表示看路的意思,盯着直直的道路就能产生德行,于是后来有人把右边写成 直
字,再后来多事的人再加上个心,表示德由心生,这就是它的变化过程,现在还能看到什么?孔子说以直报怨,就是以德报怨的意思

骨字,传统体有把中间那个弯反过来写的,区别在哪里?谁正谁邪?

甦,这个字竟然被认为正体,岂不知它才是最俗的没文化的人自创的字,以为更生就是苏,太俗了

麺,非加个麦字边,现在要讲药面儿,它又没有麦,是不是可以去掉呢?

说起这个就有这个 来 字,它什么来历?原来就是 麦 字,只是因为古时候人们说来的音和麦相同,就借用了这个象形字;这也是汉字灵活性的一个方面,更是汉字绝非表意文字的明证,早在说文解字的时代,超过80%的汉字已经表音了

大体就是这样,其实相当地混乱,讲谁正谁邪有什么意义呢?它真的能承担很多文化意义吗?简化的部分(其实量也有限,10多个部首,加300来个单字而已)也多数是早已有之的写法,时间早至唐宋,有些甚至是甲骨文的原写法,比如這個 從 字,兩個人足夠了,何必多條路,再加上一只腳呢?

虽然没有明确的研究证明简化写法对普及教育提高识字率起到了多大作用,但我还是相信它是有用的,毕竟许多繁复的写法是个障碍。我们今天用字的总体数量在减少,用词的数量在增加,这是符合语言发展的规律的(这个趋势一直是有的,并非白话文兴起之后才有);在这种情况下,还要坚持复杂的写法,意义越来越小。至于何正何邪,更是没有必要的意识之争。

12/04/08 10:13:57,由 cathayan发表。 本文链接
  

12/02/08

沃德-丘吉尔教授的例子可不能再用了

cathayan.org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转载请保留此说明。谢绝商业转载。

我一直觉得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非常厉害,200多年前竟然就想到这个问题了,牛,所以碰到这方面消息就会注意一下。今天有人在BBS上辩论,就说起美国也有教授因为乱说被辞退。我很好奇,照着人家贴出来的信息,也是中新网发表的一条新闻搜了一下,事情原来还不是那样的。

为什么要说也呢?当然是因为我国也有位教授因为课堂上讲话被举报了。

这位美国教授叫做沃德·丘吉尔,Ward Churchill,是科罗拉多大学的一位教授,发表了很多关于911的不好言论,美国人民不喜欢他,社会上争议很大;但他有终身教职,要开除他还是要走程序的,所以这个学校就搞了个委员会,进行调查,最后有报告,有说明,这里有三点Key findings,第一条就说:

丘吉尔教授关于911的文章还有其他作品的内容及修辞受第一修正案的保护。

这一条已经足够说明,这位教授的例子不能作为我国一般辩论中的反例来使用了。

但这位教授确实出问题了,受到了惩处,那是因为其他的关键发现:他有学术行为不端的问题;这个符合开除的条例。

所以,我们也可以说,美国人公报私仇,找其他借口来打压说话 :P 但是,总不能像中新网那样简单吧,斗争也是要讲策略嘛,比如学术行为问题,男女关系问题等等。

12/02/08 14:43:52,由 cathayan发表。 本文链接
  

Debian可信任──关于OpenSSL那个问题

cathayan.org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转载请保留此说明。谢绝商业转载。

好几个月以前的事了,就是Debian Linux发行版中OpenSSL这个很重要的包被Debian开发者修改,从而降低加密可靠度的问题。Slashdot上有很多讨论,主贴就质疑Debian,这是很不科学的。

这个事情,其实告诉我们Debian的开发者,也就是俗称的DD们,真的要看他们维护的代码;这个事情还是挺出乎我的意料的,毕竟DD们也并不总是开发者,更不总是特别牛的人,维护某个包不一定就很熟悉那一门的专业知识。这些东西不在DD的要求里面(基本的编程知识是要求的)。

事情就是某位DD看了这个代码(起因也可能是某工具报警),发现一个没有初始化的变量就直接使用了,然后他安全起见,就把这个变量初始化一下,给了个Null。没想到这个没有初始化的东西是原作者用来当作随机数的一部分的,随机数是用来加密的,这样一来,这个随机就没了,只剩下当前进程的ID号作为随机数,而Linux上ID号是个整数,2^15那么大,所以就不够大,更不够随机,总是存在猜测出来的可能性了。这就是那个Bug的问题所在。

好像这个问题在2年多的时间里也没有造成什么问题,这当然是侥幸了。但是,虽然有许多其他意见,比如认为DD太傻,老改人家代码之类,我还是认为这个发行版的人们很靠谱,很认真。Debian走到今天,不是没有原因的。

12/02/08 14:17:32,由 cathayan发表。 本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