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1/08

Google推出Linux版Google Gadgets

cathayan.org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转载请保留此说明。谢绝商业转载。

Google推出了桌面小玩意的Linux版,虽然只有源码包,我还是大起胆子,折腾了好几个小时把它给装上了。
Screenshot-20080531-googlegadgets
(点图链接过去可以看大图)或者点这里

上一次编译源码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了,所以系统里缺无数的开发包,下面是/var/log/aptitude中记录的刚装的包:

[INSTALL] autoconf
[INSTALL] automake
[INSTALL] libtool
[INSTALL] pkg-config
[INSTALL] libcurl4-gnutls-dev
[INSTALL] libxml2-dev
[INSTALL] libgtk2.0-dev
[INSTALL] libgstreamer0.10-dev
[INSTALL] libdbus-1-dev
[INSTALL] libgstreamer-plugins-base0.10-dev
[INSTALL] libssl-dev
[INSTALL] libnss3-dev
[INSTALL] libsvg-dev
[INSTALL] libmozjs-dev
[INSTALL] libxul-dev
[INSTALL] spidermonkey-bin
[INSTALL] gambas2-gb-gtk-svg
[INSTALL] librsvg2-dev
[INSTALL] libcurl4-openssl-dev

苏哲说的是以下一些包:

libmozjs-dev
libxul-dev
libcurl4-openssl-dev
libgstreamer0.10-dev
libgstreamer-plugins-base0.10-dev
libdbus-1-dev
librsvg2-dev

注意libcurl的开发包必须是openssl的,不能是gnutls的,否则启动后会连不上Google的服务器,就不能显示和安装Gadgets了。librsvg这个是gtk的svg支持包,我上面装的gambas是自己瞎搜的,没有用。

网页上还提示说要装Xulrunner-dev,但在Debian Sid中没有这个包,只有xulrunner,但在experimental中有这个包,下载来安装,似乎也没出毛病。

configure会检查很多东西,没有qt和qt-webkit没有问题。最后就是make,make install。

编出来的一些库放在/usr/local/lib下面,程序在/usr/local/bin下面。头一次运行有可能会说找不到库libggadget之类,解决方法是export LD_LIBRARY_PATH=/usr/local/lib,或者重新configure,指定--prefix=/usr,感觉上前者还比较好。或者用ldconfig来配置。在debian系统上,/etc/ld.so.conf指明从哪里找这些库,但这个文件只有一行,就是include一下/etc/ld.so.conf.d目录下的所有conf文件,以前不知装过什么,我这里有个libc.conf,里面只有一行,就是/usr/local/lib。只是刚装完Google gadget,这个ld的缓存没有更新,实在无聊可以重启一个系统,就好了。这个conf的管理方法还不错,记得比以前的redhat8找不着在哪里搞强多了。

现在这个google gadget还不会自动自戾启动,但xfce4可以记住,只是重启后发现它没记住启动的-s选项,没有sidebar效果了,但记住了-bg,就是在后台运行。并且这个桌面程序有exit,比前些天试过的Screenlet好太多了,那家伙自己就加自启动,管理界面上还没有退出按钮,很没文化。

感觉做得很漂亮,和Windows上面没什么两样,利用Xfce4的Composite效果,都很不错。如果没有composite,据说会有黑边。

总之,Google又搞出了一个漂亮的Linux程序。现在商业公司中几乎只有Google在做Linux桌面的东西吧。就像有网友发现的那样,这个软件的开发者名单几乎都是拼音或类似拼音,所以感觉上还是很亲切的。昨天到今天,诸位大侠一直在水木Linuxapp版上做现场支持,很不错。

05/31/08 13:23:41,由 cathayan发表。 本文链接
  

05/29/08

家用服务器

cathayan.org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转载请保留此说明。谢绝商业转载。

就是一台跟随我已经超过10年的台式机,最后一次升级也已经是4年前了吧,一直没处理,台式机硬盘大,可以做备份用,目前主要是备好多GB的数码照片以及10年来的电子邮件,其他文件倒是不多。后来显示器也处理掉了,但是用的时候发现只开了FTP,没开SSH,但没有显示器也没法操作,前几天才找到条VGA线,用大显示器给改了。

homeserver

05/29/08 22:05:29,由 cathayan发表。 本文链接
  

天谴论的实质

cathayan.org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转载请保留此说明。谢绝商业转载。

这次大震,本来是个天灾,但封建余绪竟然突然泛起,实在让人难以忍受。也许高智商的斯通女士是受了另一个问题的影响或者修炼中头脑出了偏差,那著作等身的朱先生又是搭错了哪根筋呢?

有些他们的同情者随便就拉扯到什么自然保护问题上去,离题万里,不明白人家的真心所在啊。

在我国长长的历史上,天是普通受到信仰的,但他没有形象,但也不是虚空,很点绝对精神的意思。总之天是老大,百姓最后一个安慰就是它,碰到恶事自己没有办法就求它,希望它来主持公道,这就是天谴。本来这是件很正常的事。但是,后来出来个董仲舒,公元前2世纪的人了,也已经非常古老了,他搞出来个天人感应论,把天给人格化,说天就跟人一样,人又能感应天的喜怒,天当然也看着地上的人,如果你好好干活,天就嘉奖你,如果你干坏事,天就要下雷劈你。

但是和孔子等等所有当时有知识的人一样,他们这里说的人其实只包括贵族和士人,不包括普通百姓,按孔子的说法,这些人叫野人。孔子说仁义礼孝悌,全是针对他那一阶层和王室贵族说的,只不过他自己这一批人,倒是给下层人民留下了靠学习向上走的道路。

而在董仲舒当年,他碰上了一个时机,就是汉武帝要搞大一统,加强中央集权,他非常需要一个思路,儒家相对于道法名阴阳等家实在是更为合适的一个选择,比如儒讲礼,礼就是一整套的规矩,这很合适;但这个礼也已经过于古老,不利于传播给社会,这就是董仲舒的机会了。他搞的这个天人感应,简单易懂,易于传播。更重要的是,他同汉武帝之间达成了协议。按西学的说法,是订了契约。

当然他们并没有走到一起去,真的签字留底。但他们在理论和利益上取得了一致。皇帝得到天子的称号,平民出身的刘氏从思想上成为正统;儒生们得到思想上的控制权,并作为天子手下共同治理国家;双方在思想上完全统一,共同以此思想为治理国家的大纲。皇帝主管国家,但受天的制约,干得不好要天谴;儒生们参与国是,尊重并大力宣传皇帝的正统地位,同时监督皇帝——这是因为什么是天,天道如何是由他们来解释的,或者说是由他们的总体意见来解释,一般表现为当代的一个大儒的意见。

也就是到了独尊儒术的武帝这里,孔子奔走数十年的理想得到了表面的实现,传统的力量型统治者和新兴的智慧型读书人才,双方为着一个共同的目标,即统治野人们,和谐地走到一起来了。

可以看到,双方的共同目标,野人们是被排除在契约之外的,在生产不发达,混口饭吃不容易的时代,这个问题不大,一直可以到实在活不下去才有危险。这个结构也一直相当稳定,直到最后一个朝代。

在明朝的时候,许多士人以骂皇帝屁股挨打为荣,打到壮烈醒过来还要骂。不管他们是虚荣还是理想,我们得佩服这种勇气。支持起这个勇气的就是上述契约中那个“天”的解释权,儒生们自认为他们是天道的代言人,是帝王之师;而帝王虽然是天子,也得有老师管教嘛。那皇帝们也深受这种教导,潜意识里都认为这是对的,根本没想其他,或者也不敢。

到了清朝事情就不一样了,皇帝们本身有戒心,另一方面归化不久,对高深的学问还保留着一些为什么的问题。于是一波又一波的案子打起来,并且这回不光打屁股,而是直接砍头流放。不到三朝,力量型就彻底战胜了智慧型,力量型选手不但保有武力,还夺取了天的解释权,彻底完全了一体化,把天朝的治理手段推向了极致。这个故事告诉我们,秀才遇到兵,有理讲不清。

如果不理解董仲舒开创的这个局面,可以参考一下现在的经济学家,事情仍然没有变化,用自己的知识和名气给老大们唱赞歌敲边鼓而已,心里还想着自己是帝王师,其实300年前就不是了,只是个马前卒。至于董仲舒当年是自己发展了这个理论,还是从武帝的风向里看出了奥妙,也就是他是个理想主义者还是个投机分子,好像也挺难说。

绕得比较远。下面我们来看朱老师等的作为,他们提出了天谴论。这是一种什么行为,这就是董氏弟子的行为,他希望自己能作天的代言人,学得屠龙技,售予帝王家。殊不知,人家需要吗?不需要啊。拳头只要硬,谁要这个啊。

朱老师的另一个不长进,是他高估了自己一方的力量,而且坚定地把另一个大的力量推到了旁边,这个力量就是野人。朱老师不惜以伤害所有野人为基础来表明自己的态度,他以为站得高,自己就有基础,岂不知这批人被他们双方踩了2200年了,难道还不烦吗?

这也正是天谴论的混乱之处,真要谴责谁,直接打谁身上不行吗?

说起来这回朱先生的口号,就跟替天行道也差不多。幻想着行道成功的幸福日子,根本看不到受苦的是谁。这也正是近些年所谓各种斗士们失败的根本原因。他们没有一个人把自己同普通人归为一类,从来没有一个人在人群中活动,总是高高在上,自以为牛B,甚至宁与友邦,不给家奴。

这就是他们的真相。2000多年过去了,他们就不长进。

05/29/08 12:39:53,由 cathayan发表。 本文链接
  

05/28/08

网络捣乱分子

cathayan.org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转载请保留此说明。谢绝商业转载。

有篇Blog谈“何能使自由軟體計畫存活於麻煩人物之中?”很有意思,其中指出自由软件项目中经常会遇到一些麻烦分子,他们的职责就是捣乱,通常可以依据一些特征进行辨识:

  • 惡毒的人
    • 潑冷水、污辱現狀
    • 憤怒的索求
    • 散佈黑函
    • 刻意激怒他人
    • 偏執狂似陰謀論者、拚命指責別人
  • 自負
    • 拒絕承認他人的意見。
    • 以偏概全的主張。
    • 重啟已達成共識的話題。
  • 拒絕合作
    • 很愛抱怨,但不願意修正任何問題。
    • 不願意討論解決問題的構思。

如果看一些论坛或BBS,尤其是亲身参与过讨论,就会发现这类的人随处都有,并不仅存在于自由软件社区。可以说只要是社区,就一定会有这种捣乱分子。

文章还提出了应对意见:一是保持注意力和专注;二是建立健康的社区;三是辨识搬弄是非的迹象;四是保持镇静和自己的立场。

具体到国内现在风起云涌的网络舆论,真是龙蛇混杂良莠难辨鱼沙俱下。有些人缺乏简单的逻辑,最简单的三个规律,同一律,排中律和矛盾律都不能坚持,很快就进入到国产辩证法的高深境界中去。同一律就是概念一致,判断确定,讨论的对象不一样就很难办;排中律就是一个东西,要么是A,要么是非A,互相矛盾的两个判断必居其一,没有中间;矛盾律就是不能自相矛盾,A和非A就是不一样不能同时成立;另外就是两个相对的判断不能同时成立,但可以同时不成立,某物是A,某物是B,不可能同时成立,但它还可以是C。

这些东西说起来谁都懂,但真说起来,能彻底贯彻执行还是比较难的。许多人容易看到事物的复杂性,而不愿应用这种简单明了的规律,也没有掌握把复杂的事物隔离开来成为简单事物讨论的能力。

更严重的问题是,网络辩论经常面临资料不全、不权威的局面。这里就有一个根本的原因,就是信息不公开,许多遮挡,让大家办法不多。至于有些东西可能一时没有看到,但只要有人拿出来,我看大多数网民还是愿意接受事实的。

而最严重的问题则是确实有职业捣乱分子,也许是内心阴暗,也许是奉命行事,总之是有的。所以还要掌握一招,就是不要跟这些人争。但可以调戏之。

还有最后一招,就是承认有可能自己的意见可能跟网上大多数人或者是网上的强悍分子,或者是打字快的人是不一样的,说不过就说不过了,说出来自己的意见也就可以了,键盘暂时还杀不死人。或者现在的社会意见(其实是网络意见)就是别人那种占主流,怎么办?还是承认现实,随它去,至于这意见会不会像丘处机非要经过牛家村从而改变世界历史进程那样发展,就不是大家的事了。

05/28/08 15:29:01,由 cathayan发表。 本文链接
  

对范某人的看法

cathayan.org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转载请保留此说明。谢绝商业转载。

感觉有些话还是写出来比较好些。

对于范某人,我觉得还用不着上升到哲学高度,他只是一个不称职的老师罢了,逃跑惜命之外没有更大的不当了;或者说此人只是比较胆小怕死自私而已。但我认为他不称职,校长应该开除他,这只是从职业的角度讲;如果从商业的角度讲,这似乎是个民办学校,如果因为他引起家长对学校的不信任,未免会影响学校的生意,也还要要开除他。如果作为家长,应该联络有同样感觉的家长提出此要求。或者如果有学生因此受伤丧命的话,家长是否可以提出对学校的诉讼呢?不知道有无法律支持。

在一个社会里,不称职也是很严重的问题。

从条件上看,他有充足的反应时间和指挥照顾学生的条件,也就是说没有直接的眼前的生命问题。这都是从他自己的文章中得到的信息。

以上基于老师负有监护学生的责任这一前提。有些范的辩护者可能根本不承认这个前提,那么请问自己一个问题,如果你有孩子,你会把孩子送到这位范某的班里去吗?答案自己知道就可以了。


上周的南方周末有一系列对北川中学学生的采访,学生自己描述他们逃生的经历。这个学校是受灾最严重的之一,教学楼倒了。但从学生的描述中可以看到,这么严重的地方,其实仍然有反应的余地,并且很可贵的是,所有涉及的老师都努力保护学生,组织逃生,好几个班主任都从自己办公室跑到这个教学楼来组织学生跑,更有几位老师顶着门,用自己的背护学生,让学生先跑,因此致死的也有两位。从我自己的道德观和感情上来说,我敬仰这些老师,他们首先尽到自己职业的要求,其实是负责任,敢担当,有勇气。


我们接受什么,不接受什么,希望什么,不希望什么,就应该表现出来,并且在行动中表示出来,对不接受的不希望的就要尽量去反击要抵制。范老师就是这样做的,他爱自己的命胜过一切,他那样做了。我们不喜欢他这个做法,就加以批评,我想也是正当的。而他的校长,他的可能的以后的雇主,应该有更好的方式。

许多评论涉及到自由问题,还说是消极自由,我想这是误读,再消极的自由也要有一个前提,也就是不影响他人;而事实是,哪怕地球上只有两个人,也有互相影响的问题。而作为一个老师,他的作为都会对许多人对社会造成极大的影响。有人想像的那种完全个人的自由是否存在呢?在阿西莫夫的小说里还是有的,比如他设计了一个索那里世界,一个巨大的行星,上面只有2万人,每人之间最小距离不低于1000公里,他们宁愿一辈子使用电话也绝不见面,只有制造下一代除外,见面是他们最恶心的事,制造出来的下一代也完全由机器人抚养。这个世界不错吧,但如果没有这个条件,还是不要谈这传说中的绝对自由了。

又有人说,老师应该培养学生保命的意识,如果自己的命都保不了,人类如何延续?这个问题实在是说大了。任何一个种群保命的最终方式都是保存妇女和儿童,而不是直接的保护自己,草原上的牛都知道这一点。其实他们想表达的还是保自己的命,那就直接说好了,谁都有这样的权利,不必绕弯,但是在条件许可的情况下,你首先得负起自己最起码的责任,如果不能,索那利世界才是你合适的去处。

可以看到,范还关心另一个人,就是他的女儿,那我希望他能改变自己的思路,更不要喜欢他的逻辑,因为如果每个老师每个人都像他那样的话,他女儿的机会将大大下降。

05/28/08 13:38:18,由 cathayan发表。 本文链接
  

预测地震的想法

cathayan.org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转载请保留此说明。谢绝商业转载。

早上听到梁文道说,地震预测还是个艺术问题。说得很有道理。但还是有许多人相信他们已经能够预测地震,但老是受到打压,因此不能为民造福,其中有一位,网上文章开头就介绍说是“孙中山的秘书的孙子”,活脱脱的民科语言,很难让人相信。

他那个方法,似乎叫可公度理论,挺神的,但细看一下,似乎就是一串数字,1,2,3,下一个是几?可能性不少。这似乎又和以前的术士巫师有得一比,相信简单的数字就反映了自然规律——这个问题其实还有点意思,比如某些生物的长法是有一定数学规律的——但说起地球宇宙这些,我觉得这么简单的数字还不足够,起码也得是阿西莫夫那个正电子线圈才行吧。

换个思路,比如天气预报,现在算是基本可用的。人们可以观测到大气的变化,用卫星或者用雷达,在此基础上进行计算预测,总算给人提供一点灾害天气的提前量,尤其是大型的天气现象,一般就能直接看到了。如果可以设定地震预报和天气预报差不多的话,就可以考察一下地震预报的可行性了。

北京现在有16807平方公里,共建有177个气象站,平均95平方公里一个;这样加上卫星、雷达的帮助,天气预报才有什么样的准确度?大家都有感受吧,报错也是经常的,甚至某年城里下大冰雹也没有报出来。

而目前人类对地下的了解就有限得很了。最深的洞,是俄罗斯人打的一个,只有12.5公里深,而且也只有一个。这次的地震源就在地下10公里。如果要想预测这个地震、并且要达到天气预报的准确度的话,就得在四川那块纵横每10公里打一个超过10公里的洞,里面放上监测仪器,监视地壳的压力应力温度位移什么的,如果发现什么变化过大的,并且周围一圈仪器都有反应,就像台风一样形成一个大旋涡了,马上报告,这应该就比较准确了。但如果地震发生在地下30公里处,还是无能为力。

其实人类目前有关地下的许多知识还要靠地震波来得到,还根本不到能够即时监测地下情况的水平。龙门山断裂带300多公里长,得多少洞才能监测到下面的变化?这样的洞打起来到底有多难?一个几公里厚的岩层到底多大的力才能让它断裂或移动?它下面有没有更容易断更容易移动的地方?复杂的问题还在后面吧。

总之情况就是,飞过万米高空的人大有人在,地下万米人类还没有到过。要达到天气预报的水平,地震预报也许还要再等100年。又或者人类能发现更简单的观测地层的方法,从而缩短这个过程。但蛤蟆这种东西大概没大用,这种情况我小时候在村里见过好几次,甚至还在早上上学的土马路上多次见过什么动物过路的大片密密麻麻的爪子印,但一次地震也没有经历过。这些东西跑路的可能性多了,地震顶多算其中一种。

05/28/08 13:10:17,由 cathayan发表。 本文链接
  

05/18/08

灾区急需 260 万顶帐篷

cathayan.org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转载请保留此说明。谢绝商业转载。

以下信息是由 Google AdSense < adsense-noreply-zhs@google.com > 发来的。


急需 260 万顶帐篷 - 恳请广大发布商立即帮助发布四川震区求助信息!

11:55 PM (12 hours ago)
Google AdSense to me

今天早些时候,谷歌接到来自四川震区政府和摄制组的求助信息,由于一直下雨,绵阳北川地区的大量灾民情况非常堪忧,现在急需可以让灾民避雨的60万顶帐篷!根据下午四川政府最新发布的信息,全省急需帐篷总共260万顶!

借助网络的力量,让更多的人了解灾区的求助信息,协助灾区的同胞最大限度地得到帮助,是我们AdSense小组每一位成员最大的心愿和义不容辞的责任。为此,我们恳请广大发布商在看到这一消息时,请立即在您的网站上帮助发布这一信息,使得我们灾区同胞能够少度过一个冰冷潮湿的夜晚,多一份温暖。

一个网站的力量有限,联合起来力量无穷。您的帮助和努力对灾区人民是莫大的希望。在此,我们衷心希望所有的发布商和我们联合起来,充分发挥我们手中互联网的力量,为抗震救灾出一份力!

我们今后还会不断发布来自灾区的求助信息,如果您愿意和我们携手帮助灾区同胞抗震救灾,重建家园,请您注册 Google AdSense 抗震爱心联盟 http://spreadsheets.google.com/viewform?key=pF9nwjnOxK2rSsfMdJagJXg ,我们会在需要的时候第一时间与您联络。另外,也请您放心,您所提供的联系方式将仅作为抗震救灾联系所有,我们将严格保护您的信息隐私。

最后,我们对您的帮助表示由衷的敬佩和感谢!

05/18/08 12:05:42,由 cathayan发表。 本文链接
  

05/14/08

各尽其力捐助灾区

cathayan.org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转载请保留此说明。谢绝商业转载。

这次四川汶川大地震情况很严重,没事的人应该多做实事,少说废话,有些问题可以以后再谈。红十字会说现在交通运输不是很畅通,所以捐款为主。看了下地址,发现离红十字会基金会比较近,就跑过去,捐了点钱,先前在单位也捐过一次。

现在红十字会的网站基本打不开,可能是因为访问人数太多的缘故。另外这个红十字会基金会的网站还是可以打开的,上面也有捐助方法。基金会现场有工作人员接受捐款,并且给开收据。这个基金会和红十字会应该是一块的,属于比较可靠的机构。现场还有单位捐款,有几十捆的现金,有收据这个情况可能对单位捐助比较有用。我出来时还会两伙人指了路。

红十字会基金会的地址是在东单北大街干面胡同53号。这个胡同东连朝阳门南小街,西连东单北大街(再向北是东四南大街);东口在金宝街东口北一点那个奇怪楼面大楼边上,西口北侧是网通的大楼,南侧是丽晶酒店(Regent,该店正门正对一个大点的十字的路口,向东是金宝街,向西是金鱼胡同,有王府、和平等大饭店)。从网通和丽晶两个大楼一直往东走,进胡同口也就50米一个院子,门口牌子很大。这个胡同不是很大,去的时候已经堵车了,捐款的人还是比较多。从干面胡同出来在网通楼后面有个小路,20多米长,直通史家胡同,正对的院门就是章家的。

红十字会的捐助方法可以看新浪网页,这个页面应该比较稳定

红十字基金会的是:

地 址:北京市东城区干面胡同53号
邮 编:100010
银行开户名称:中国红十字基金会
开户行(1):中国银行北京分行
账 号:800100921908091001
开户行(2):中国工商银行北京东四南支行
帐 号:0200001019014483874

另外牛博网也推出了一个捐助方法,还有组织者直接到灾区施救。

05/14/08 15:04:16,由 cathayan发表。 本文链接
  

05/07/08

UTF-8成为主流的问题

cathayan.org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转载请保留此说明。谢绝商业转载。

阮一峰这篇Blog引用了一张互联网网页编码统计图,上面显示UTF-8的比例正在迅猛上升,而欧美字母编码正在下降,显得比较乐观;但GB2312的比例变动很小,而且我国主流大站基本还是采用GB2312的编码,Unicode的前景又显得很不乐观。

其实中文网页增速应该是很快的,如果它快过全世界网页的平均增速的话,这个比例不变岂不已经说明使用UTF-8的还是在增加?Unicode确实有很多好处,本着不再将就、一了百了的方针,还是很应该采用的。

前些天换空间的时候,本站就转了一把,从GB到UTF-8,过程基本顺利,但也挺麻烦的,似乎还没有很稳妥的工具可用。原因在于这些字符虽然99%都是GB2312的,在那7000字的范围之内,但也有少数超出了这个范围,比如有一些怪字或繁体字。当然这里浏览器表现都很好,虽然不在GB2312范围内,它们也能处理和显示。但是不知道它是作为什么编码存储和处理的,这个问题在在转UTF-8时出现了。iconv这个工具要求说明从哪种编码到哪种编码,然后它似乎就只在这两个范围内转换,这样就老是出问题,总是在某字节处断掉。假装原来是GBK也不行,估计字符是相当怪或者碰到了iconv的能力极限。A core提醒说可以让它闭嘴只是干活,但我怀疑那样保留下来的编码可能还不是UTF-8(?)。

最后借用的是在这些问题上表现比较好的字处理器,实践表明,OpenOffice.org在这方面(直接打开备份的sql文件)比MS word 2003略微强那么一点,显示正确的比例比Word要大那么一点点。但它们也仍然没有完美显示所有字符,也出现了由于某个字符出问题,引起后面一串乱码,只好手工在Vim切换编码直到显示正常再拷贝过来。

总之,这些都是编码不统一造成的毛病,今后就一了百了了(希望吧)。但iconv这种编码转换工具显然还有改进的空间。除了习惯力量大,结构复杂尾大不掉之外,没有特别好的转换工具也许是造成许多大站不敢转向Unicode的一个小原因吧。当然,如果微软的产品缺省全部都转用Unicode的话,就一了百了了。

05/07/08 10:01:39,由 cathayan发表。 本文链接
  

05/05/08

cathayan.org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转载请保留此说明。谢绝商业转载。

槐花
DSC00007

栅栏上的月季花
DSC00015

桐花
DSC00001

不知道什么花
DSC00017

05/05/08 20:16:46,由 cathayan发表。 本文链接
  

将就吧

cathayan.org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转载请保留此说明。谢绝商业转载。

今天早上,伟大的西直门地铁站从13号线换2号线的路线图又发生了改变。上一次改变发生在5月4日早上,也许5月6日会再变一次。13号线的站台在三层楼上,每层每边都有2-3个楼梯,排列组合的方式是很多的。

从13开通以来,已经数不清它的进出站方式变过多少回了,而没有一次彻底解决13到2的换乘问题,反倒是随时都在折腾在三鞋底大楼里爬上爬下的乘客。2号线在地下得有30多米吧,13线就在地上快20米,如果全走的话,就相当于10几层楼,很锻炼,很奥运。

这一切,都是因为规划者们在将就,差不多就行,决策者可能在通车那天坐过地铁之外,就再也没有坐过,更不会从一条线换到另一条线。所以我们最终享受的结果就是暴走,平均出行时速和自行车相等。

说实在话,我不理解为什么地铁站换乘一定要建成十字交叉的形式,为什么不让两条线的铁轨并行走一段呢?建设上有很大难度吗?只需要并行几百米,上下错开,乘客换乘就只需要走一个车厢高度的台阶,绝对方便快捷,绝对不会有现在换乘站进出口处那种人流。13线是高架的,也许成本低?那就不能到高粱河时挖下去一段?我总是觉得他们在糊弄事,有着不同常人的逻辑。据说是因为和三鞋底大楼的开发商谈不拢如何如何,扯淡,他们拆城墙拆胡同时怎么就没有谈不拢?

东直门站曾经开门一个多月搞修理,结果是什么?换乘需要暴走快1公里了吧?同样的还有东单,竟然安了个水平步行梯,前一段还出事了。更伟大的是5号线灯市口站,地上也是个大楼,进站需要向前,下台阶,转身向后,下台阶,再上台阶,再转向,再上台阶,再转身,再下台阶,诸如此类,叹为观止。他们画图时也许只有一个小时,建设不过几个月时间,人民群众却将在这种的脑殘派设计上走起码几十年。

以前不理解为什么有些东西卖得贵,后来自己成家就明白了,那叫耐用品,它必须贵,必须舍得花多一些钱,以便用好几年好几十年,而快速消耗品,则必须是低价的。好的建筑为什么要用石头?水管为什么用铸铁?家具为什么追求黄花梨?都是这个道理。火车车皮全都是硬实的钢铁,光车就几十吨重,也是为了耐用几十年。

如果没钱,自然不考虑这些事,将就一下,等有钱了再说。可北京搞建设能算没钱吗?我只能认为设计师和决策者们还没有脱离贫穷的思路。

这或者又和一个社会的心态有关系。马未都讲家具,就说看这些明朝家具就能明白当时的人过一种什么样的生活,优雅精致。我还想加上一句,有恒心,有长远的打算,否则不可能去给窗户雕花,还要雕出故事来。

现在西直门还在修,依稀看到仍然是两米来宽的台阶,我看他们还是没有长远打算,他们对社会发展很不看好——这可是政治方向上的大错啊。或者他们还希望每年每天连续地修下去,折腾下去,将就也算是个增加就业的机会。

05/05/08 11:26:21,由 cathayan发表。 本文链接
  

05/01/08

Linux上Firefox 3 beta 5狂读硬盘猛占CPU的问题

cathayan.org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转载请保留此说明。谢绝商业转载。

有可能这只是Firefox 3 beta 5的问题,或者也和各人的设置有关,不是普遍现象。具体表现是在Linux上启动Firefox 3之后,大概过上一小会,系统会猛烈地不间断地读写硬盘,同时CPU占用极高,Firefox会几乎没有反应;这个现象会持续几分钟,过后又没事了,再开机重来又会出现。

今天偶然Google到Ubuntuforum的一个贴子,其中说了一个方法,经试验,解决了我机器上这个问题。方法是:删除profile目录下的urlclassifier*.sqlite。我那个目录下有3个这样的文件,删除,再启动Fx3b5,问题不再出现,同时又生成了一个这样的文件。看上去就是它的问题。

有同样问题的可以试一下。Profile目录在~/.mozilla/firefox/profile name/下面。

要想知道是哪个程序在读写硬盘,可以这样:
/etc/init.d/sysklogd stop
echo 1 > /proc/sys/vm/laptop_mode
echo 1 > /proc/sys/vm/block_dump
dmesg

又挖掘了一下,据说这个文件是用来存储Google为Firefox提供的有害或假冒站点URL的库,当用户访问一个URL时,Fx会根据它来判断这个站点是否是有害的。可能程序上写的有些问题,造成猛读硬盘而且CPU占用极高的问题,按说Sqlite不至于。现在Mozilla上有相关的Bug。并且这个文件还会持续增长,删完之后重新生成是9k多,一会就会长到1MB多,最大时会有20多MB,不能忍受。

所以看来比较彻底的方法是:在Edit-Preference-Security选项页中,找到tell me ...attack site,有两项,去掉,不让它说好了。然后再到Profile目录下删那个urlclassifier3.sqlite文件。然后再启动Firefox。这也是好心办坏事了。

Firefox读写Sqlite数据库的效率看来太低了,新的书签管理,叫Place的,似乎也是用它,如果有300个书签做操作,就可以慢死,如果同时剪切粘贴或移动1000个书签,机器基本上跟死了差不多,所以千万不要把delicious上的上千个书签导入到本地的Firefox了。

05/01/08 21:22:07,由 cathayan发表。 本文链接
  

语言的功能

cathayan.org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转载请保留此说明。谢绝商业转载。

最近一期《书城》上登了一篇王蒙的演讲记录,题目叫《语言的功能和陷阱》,讲了语言发挥功能的几个方面,分表达、交流、记忆、发展、调整、审美、政治、哲学等。老先生到了最后才讲到这个陷阱,只说是不准确,超越实际之类。

但实际上,在前面讲语言的功能时,王蒙就举出了许多实际的例子,这些例子从语言上讲都可以归入陷阱类,从荒谬的形式出发来发挥很大的作用。比如主席说的“斗争,失败,再斗争,再失败,直至胜利”,基本是个失败是成功之母的说法,但据说周立诚曾经当面说:成功也是失败之母。上“不甚愉悦”。

王蒙指出,失败也许接着失败,小失败引来大失败,下棋就讲究成功再成功,因此这两个东西之间其实并没有直接的关系,说它是什么,它就是什么。但这句话和另一句“逆境出人才”一样,在教育中都起了很大的作用,好的可以说它鼓动了干劲,坏的说也是欺骗。

又有那著名的“天要下雨鸟要飞,娘要嫁人,随他去吧”,王蒙认为是解困用的。这句话本身并不解决任何问题,副帅跑掉和天要下雨之间也似乎并没有太强的对比,但它表示出正统帅毫不在乎,成竹在胸,可以稳定人心。

还有一句引用陈永贵说自然灾害的:“一承认,二不怕,三克服它”,王蒙认为这完全是废话,事情摆在面前,不承认也不行;但又有一定水平,算是鼓动精神,举重若轻。

王蒙还认为这方面最厉害的当属拉姆斯菲尔德,那段:there are known knows, there are things we know we know, we also know there are known unkonwn. 王蒙认为对认识论启发很大。

另外还有“泰山石敢当”,弄块石头,刻上这几个字,放在屋后,就能镇灾辟邪,这里面没有道理可讲,并不是有个什么厉害神仙姓石名敢当的在起作用。王蒙认为这里体现的是语言的哲学和神学功能,人搞不清楚的东西就希望借助这几个字来搞定。同样的还有“姜太公在此,诸神退位”。

我想这些确实是语言的魔力了。如王蒙在审美功能一项中指出的,一个音乐,比较俗的听法是听完还要讲它的主题,它的乐章各自表达什么,讲了这些,听的人容易认为自己听明白了;又如绘画,也要讲出几句这个线条如何,那个明暗如何,这里表达了对生活的热爱,那里表示出自杀的情绪等等。这样听众或观众就很放心。当然了,这种听法和观法一定会被行家骂死。

其实王蒙在这里也是调侃了,他开头就说听音乐觉得好听,就“说明你已经有很好的欣赏水平了”。

王蒙认为这里用语言来解释,属于用硬通货来换软通货,没有语言的表述,对审美的感受就没有流通性。而他认为,中国人特别喜欢有语言的解释,我觉得这个似乎不太确切。

事实上,有许多意境感受心情节奏在文字上的表达倒不是通过直接地描述来达到的,绕圈的方法更多见效果也更好。但我想这足以证明语言文字在影响人的思维上的魔力。

但正如上面那些话一样,似乎可以认为荒谬的语言具有更大的力量,人的大脑也许容易接受语言,但不太容易接受逻辑。看看政客们的话语,多数是不能认真分析的,就像有人说奥巴马那个Change一样。

引一段主席的名言:

现在美帝国主义很强,不是真的强。它政治上很弱,因为它脱离广大人民,大家都不喜欢它,美国人民也不喜欢它。外表很强,实际上不可怕,纸老虎。外表是个老虎,但是,是纸的,经不起风吹雨打。我看美国是个纸老虎。

有志于号召人的应该学习体会这种讲话方法,很有力。我看搞广告也可以用。

有个科幻小说叫做“雪崩Snowcrash”的,里面的基本情节就是有人发现苏美尔人的一个秘密,就是一种原始的语言,这种语言可以直接深入人的思维,达到传达思想控制思想的程度,不管这个人现在说的是什么语──掌握这个秘密的人那自然就是地球的统治者了。

05/01/08 21:06:49,由 cathayan发表。 本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