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30/07

最牛网志作者Zola暗访最牛“钉子户”

cathayan.org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转载请保留此说明。谢绝商业转载。

史上最牛网志作者 Zola 现在在重庆暗访史上最牛“丁子户”,这是从btsb那里看到的消息,不禁要说:太牛了!!!

Zola已经发了好几篇,也有直接访问当事人的话,也有从各路人马那里得到的消息,都是第一手的。并且还了解到这地方竟然已经成为全国的一个中心,把这里当成了一个途径,一个窗口。这件事会怎么样很难说,但估计不会很乐观。但zola这种行动派的作法,还是很牛的。

03/30/07 16:03:47,由 cathayan发表。 本文链接
  

03/25/07

西安游记

cathayan.org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转载请保留此说明。谢绝商业转载。

出差如果不忙,就差不多算是半公费旅游了,所以还是要写个游记,尤其是像俺这样没去过什么地方的农民。

西安给我留下的最深刻的印象,是晚上几个景点和立交桥爆亮的各色灯光。城墙是整圈亮的,上面能看垛口,下面能看城砖;城门和钟楼鼓楼就更是如此;大雁塔(慈恩寺塔)自身要暗一点,搞点有点沧桑的感觉,但塔下面的玉兰花照得一片光团,已经看不清是花了;两边是步行街,路灯做成方柱样式,用了仿牛皮的灯罩,上面还印着诗歌;大雁塔北面的广场,包括周围的楼群,全部上了各种各样的灯,有渲染的也有勾边的;南边寺门外有玄奘大师塑像,也是打着灯。

img_3083
这些都不过分,出来去火车站的路上过一个立交桥,那叫一个恐怖,照得大地几百米范围内跟下了雪一样,白中带青一大片,效果震憾。比北京那种加几条塑料霓虹灯真是云泥之别。估计西安电费便宜,或者是这样做的结果是带来了更多的游客。

大雁塔北广场上晚上会有音乐喷泉演出,周二除外,这个喷泉规模很大,音乐很响,喷泉的演出效果也还不错,可以一看,听说是亚洲第一大,世界第二大。这个广场的设计有点意思,有坡度,还种了不少树,晚上灯光一打,有点虚幻的意思。

作为半个老乡,到了西安感觉不错,当地人说话都能听懂,吃的东西竟然有重逢的感觉,比如水煎包,炒凉粉,柿子饼,龙须酥,甚至还有同事见到了糊辣汤──不过是河南人开的店。总之吃得很习惯。

img_3119
羊肉泡馍吃了两种,一种是鼓楼后回民小吃街里面西羊市(以前估计是卖羊的)的“老孙家”,清真的,羊肉汤做得实在是鲜美,配上那种稀烂的辣椒酱实在是比较过瘾。这家店和西安开大店的老孙家不知道什么关系,也不知道那些名店里的老孙家是不是更好吃,反正这一家基本是够了。吃完一碗还比较后悔没要加肉的,因为那里的羊肉也很好吃。另一种叫“第一碗”,好像也是有大店,也有小店,碰上的这一家在小寨那里街上,客人也很多,也要自己掰馍。不过它不是清真的,用的是肥肠,味道也相当不错,当小吃一个馍足够,要饱估计起码得两个,加一个馍只要5毛。

水煎包也是在西羊市那里随便吃的,除了河南做的扁平样子,西安做的是圆的之外,基本一样。灌汤包吃了著名的贾三,也在这个小吃街上,皮是相当地薄,但又不会破,很不错。那里的粥也很值得推荐,大米,又加了地铃儿山楂花生等东西,略带酣甜味,相当可口。

肉夹馍吃了两次,除了实惠肉香之外,倒也不是很特别。

柿子饼和河南老家做的不一样,用熟透的柿子和面之后,还加了桂花馅,然后基本是用油炸出来的,和不带馅烙出来的不一样,小吃街上那一家居然一直排除才能买到,极受当地人欢迎──周围常有照像的国内外游客。

img_3146
第一个没事儿的下午去了博物馆,好东西很多:7000年前的人面鱼纹陶盆,3000年前的青铜器,2000年的铁器,始皇陵出土的90公分的青铜剑,马皇后的“皇后之玺”(真品好像送外展出了?),独狐信的26面(14面有字)煤精石印,唐代的牛角玛瑙酒杯。还有一些民族融合的东西,比如列了一下关中地区消失的少数民族的汉姓,发现俺这一姓说不好是氐人后裔。有一件东西,是随葬品,陶做的猪圈模型,除了里面真的捏了头猪外,上面还有个人用的厕所,说明2000年前我国人民就发现了循环养殖的好处。

还有一件,上下两层,汉代的铁器,如图所示,基本感觉是汉代人烤羊肉串用的。

img_3143
但西安过于有文化了,博物馆也是按历史书那样,先分时间段,再分文化艺术经济科学,颇为没劲;像上海那样没文化的地方,就把东西全摆出来,不像西安的看了让人感觉东西比较少,还有不少存货。

最后一天买了晚上的票,于是报了个一日游。本来在西安一直感觉不错,心想没准能扭转一下对一日游的印象,但结果还是很不爽。华清池那里一进门就被人群涌进了一个小照像室,直到出来才明白是收费的,还以为是什么安保措施呢。照个小像拿喷墨打印机印在一个小门票上,收费一元。俺犯了牛皮气,任凭几位妇女追骂,也没出那一块钱,听说此类照像点在许多地方都有,华清池大概就有三处,千万不要上当。导游为了显示自己忠厚老实,会告诉你许多已经被弃用的骗人招术,但不会告诉你这一招。第二骗是被导游一路拉到个方圆2公里以内没人家的地方吃饭,几根面条加上几块鸡土豆做成的所谓大盘鸡收费68,服务员语气里还颇带威胁。想想城里一大碗很好吃的泡馍不过6块,感觉这一刀实在是够狠。后来又被带进一家田野里的超市,许多人就不再下车了。

img_3191
华清池比较能显示西安的特点,一边是黄土高坡,一边是杨玉环洗澡。这个地方在骊山阴面,除了杨贵妃,基本不吉利,比如老蒋慈禧就住过,还听说有尼泊尔国王洗了一澡之后回去就被废了。

始皇帝的陵也在这一面,渭水的南面(西安是在渭河的北边吧),封土那是相当地大,除了钻山为陵的,再没有比它大的。当地人还搞了个地宫模型,基本属于假想,根据就是史记上那几句话。

兵马俑(英文叫Terra-Cotta Warriors)是值得一看的,2000多年前的作品啊,真是不一般,一号坑那种战阵,还是相当吓人的。铜车马也在这里展出,人太多,地方太小,光线又暗,看不清楚,总之是很厉害,机械加工水平很高,比如2毫米厚的车盖,0.1毫米的青铜丝,各处不同的青铜配料等等。

img_3232
这个博物馆不好看的地方在于它的门外,设计了一个旅游文化广场,从停车场走到入口处有10来分钟的路全是。初看样子有点像清华图书馆,又有点像新理科楼,走到后面终于发现是清华美院的作品,算是给秦始皇门前搞了一堆不伦不类的东西,看的我比较心理平衡──据说骗人的老乡们写对联都是“致富全靠秦始皇”。

所以结论是,西安不错,一日游仍然很烂,秦始皇就是牛,死了也能折腾人。


03/25/07 18:16:30,由 cathayan发表。 本文链接
  

03/24/07

西安

cathayan.org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转载请保留此说明。谢绝商业转载。

兵马俑确实名不虚传。想想这邦士兵就这么走到河南、山西、河北、山东,杀5个人升一级。

img_3255img_3255 Hosted on Zooomr


玄奘法师是我国留学人员的优秀代表,归国后的贡献也是巨大的。

img_3065img_3065 Hosted on Zooomr


西安的夜景很漂亮,估计耗电量会非常巨大。不过相机防抖主要靠肘,好不容易拍张清楚的。

img_3073img_3073 Hosted on Zooomr

03/24/07 19:13:03,由 cathayan发表。 本文链接
  

03/15/07

明朝这个高峰和末路

cathayan.org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转载请保留此说明。谢绝商业转载。

如果满族像鲜卑一样汉化,也就不会有后来的事情出现,他们会比中原更快地堕落。

一点想法:文明到了一定的顶点,暂时没有新发展,外部又没有新刺激,新发现,人们会在心理上趋向堕落,没有太大追求。说是看开了也好,糜烂了也罢,确实是堕落了,没有进取心了。反正不管大家干什么,一时也扭不过这个制度了,也就如黄仁宇写的那几句话:

1587年,是为万历十五年,丁亥次岁,表面上似乎是四海升平,无事可记,实际上我们的大明帝国却已经走到了它发展的尽头。在这个时候,皇帝的励精图治或者宴安耽乐,首辅的独裁或者调和,高级将领的富于创造或者习于苟安,文盲的廉洁奉公或者贪污舞弊,思想家的极端进步或者绝对保守,最后的结果,都是无分善恶,统统不能在事业上取得有意义的发展,有的身败,有的名裂,还有的人则身败而兼名裂。因此我们的故事只好在这里作悲剧性的结束。万历丁亥年的年鉴,是为历史上一部失败的总记录。

但也就在这个时候,对旧有的思想和制度人们也没有太过敬畏的心,各种新想法就能冒出来,皇族大臣甚至敢入基督教,还留有一些进取心的人开始向外看,翻译学习都有,当然明末正好西方人来了也是个机会。如果不被打断的话,是有可能突破旧有制度和思想达到新高度的。

但满族入主中原之后,发现了老的那一套,突然间发现了宝贝,捧得比天高,几个皇帝整孔孟那些东西也算是所有皇帝里首屈一指的了。文明也就那点东西,没到一定程度既不可能糜烂,也不可能突破。一直又过了两百多年,才有人再睁眼看世界。

要说对清有什么牢骚,也就在这里吧。对落后民族来说,侵入发达地方是有进取心的,是正当的行为,并且给自己一个学习的机会,在这方面,满人表现还是不错的,没有像突厥人那样灭到佛教圣地,也没有像蒙古人那样拒不学习。但对文明的一方来说,这是个灾难,可能搞到数百年不能翻身,像罗马人引入蛮族之后,就过了上千年的中世纪黑暗时代。在这方面,汉人表现也是最好的,历史上屡次被蛮族打断,又多次翻身,还能再发展自己的思想和制度。

但到了宋,理学算是个新发展,但也走到了尽头,再到明在这一路上就没有更新的东西了。反倒在其他方面有许多发展,思想家颇有几个。引进西方思想也很活跃。当然它又被打断了,并且这次比较惨,因为头一次不但面临蛮族还面临更进步更强大的文明。

这也是个机会,只要没有压制,不论是学习还是发展,汉人倒是不怕的,但这个压制到现在也没有完全结束,虽然也在变得越来越少。前面是被落后压,近来是被先进但却偏门的思想压。说起后来为什么这个思想在东方这么受欢迎,其中未免有些它可以打倒西方文明的因素在内,起码它在表面上努力地想打倒这个文明。

如果在文明糜烂的同时也保留点野蛮的进取心,也是相当可取的,这种主题,英美一些间谍或反恐片里也很常见,许多人搞活动的原因就被归结为要提醒同胞警觉些战斗些。

指点江山就是爽啊。

不接受评论更爽 :P

03/15/07 21:59:53,由 cathayan发表。 本文链接
  

03/12/07

20个必备Firefox扩展

cathayan.org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转载请保留此说明。谢绝商业转载。

全文请看ComputerWorld。其实完全不是必备,看个人需要了,不搞开发的当然不会装Firebug,对效果没兴趣的也不会装Showcase。

StumbleUpon 和网友共享浏览经历

Gmail Manager & Yahoo Mail Notifier 邮箱提醒,Gmail那个似乎支持多账号?

Greasemonkey 运行用户脚本,比较强悍

Firefox Showcase 显示Tab页面缩略图,学IE7?

Cooliris Previews 预览链接页面

Colorful Tabs & ChromaTabs 给Tab点颜色

Google Browser Sync & Foxmarks Bookmark Synchronizer 书签同步,Google那个同步的东西比较多

Session Manager 进程管理,2.0之后似乎没必要了,另外Google Sync一类也有这个功能

All-in-One Gestures 鼠标手势,一直没学会

IE Tab 调用IE,有IE的地方,不如直接用IE

Download Statusbar 在状态栏上显示下载

Download Sort 下载加强

Nuke Anything Enhanced 直接去除页面元素,打印时可节省空间

Forecastfox 预报

Answers 连接Answers.com

FireFTP Ftp客户端

Firebug 开发用的

Web Developer 开发工具

MeasureIt 测量页面

ColorZilla 点取页面颜色,也是对开发有用

03/12/07 21:59:04,由 cathayan发表。 本文链接
  

03/10/07

蜜蜂的寓言

cathayan.org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转载请保留此说明。谢绝商业转载。

《蜜蜂的寓言》是出版于1720年的一本书,作者是荷兰人曼德维尔,这是我在读梁小民的《经济学是什么》一书发现的,在此之前对它及他一无所知。这本书里提出一个说法,说是私恶即公益。

其中讲一个蜂巢里的蜜蜂个个都是坏蛋,只知道追求自己的利益,贪婪好色虚荣伪善欺诈享乐嫉妒,总之没一点好的,但整个蜂巢却一派繁荣景象,相反另一个互助互利大公无私的蜂巢却很没落。总之就是这里有种奇妙的转换,把对私利的追求转换成了整体的公益。这种思想在后来斯密的经典著作《国富论》中说得更明白。

看到这个有所感想其实是因为想到消费,或者说浪费,这对我们来说显然是种恶德,我们从小就受到不要浪费一粒粮食的教育,东西都要用到不能再用,破了也要修补一下再用,比如总理就把一件大衣穿了10多年 :P 从那个地球夜景全图看中国比印度要暗不少等等。但这个显然不太利于经济发展。或者并非我们不想消费,而是被强迫的教育医疗住房消费耗光了银子,只好在其他地方省着点了。或者又是被过低工资--也就是过低份额的国民收入分配给限制住了,总之就是消费不畅也会造成经济不好--这么说是因为我相信所谓的外向型经济并不是一国真正的经济体现,只是一种随时被消失的假象。如果不能把它转换成内向的经济的合理循环,它总是不会长久的。外向型经济的另一大坏处是赚大钱的人也都是外向的,他们更大宗的消费,比如买法拉利卡宴这种车,对国内经济有多大好处呢,好处还是都贡献给意大利?

这个私恶即公益的理论也有很明显的问题,比如周某,他追求私利,搞得流氓软件一片盛行,真的对互联网经济有利吗?又比如盗版,我们都已经看到盗版强的国家的文化产业根本比不过其他建立了知识产权制度的地方。经济学上也用“公地悲剧”也反驳这一点,也就是大家都努力发展私利,占有公共空间,最好把公共的地方搞垮,最终大家都没有好果子吃。更何况蜜蜂的世界里是大体平等的,大家的抢夺能力差不多,工作能力也差不多--这可能是老天的公平吧,而在人这里,社会的影响这么强大,大家抢夺的能力那是天壤之别,生产的能力也是,所以蜜蜂寓言肯定不能实现。

也就是说,1,如果只是挖掘公共利益,2,如果只是抢夺别人利益,虽然也是满足私利之举,那也绝对无法增加公益。

胡扯一番。只是为记下这本书,国内也已经出了中文版了,什么时候买来一看。国富论已经买了,却一直没有看。

03/10/07 00:01:00,由 cathayan发表。 本文链接
  

03/09/07

Google reader的键盘也不爽

cathayan.org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转载请保留此说明。谢绝商业转载。

听从诸位的意见,学习使用键盘,j/k/space这些键按下去可以标记为已读,倒是比鼠标反应好得多,但还是感觉不爽,再吹毛求疵一下:

移动到某feed之后,还要按O才能开始读取这个feed(怎么还有点怀疑Greader并没有存储这些内容,而是现用现取?);

右栏显示出贴子之后,仍然必须按j或空格键才会标记为已读,其实许多贴子只有几行,在1024的屏幕上绝对直接就显示完了;

按v打开原网页,竟然是弹出窗口,尽管我的fx已经设置为全部在标签页打开了,不知道它怎么做的;

按j键向下翻贴子比较慢,在右栏整页已经打开的情况下,用鼠标滚动要快得多,这个速度才是浏览的速度;

还是习惯问题吧,对着一个图形界面程序,还是不习惯全部键盘操作,又不是用vim打字。所以,俺还是用鼠标,点完滚完了再all items-->mark all as read吧。程序总是针对一批人的,这回我碰巧不在内。

刚才又用Bloglines读了一回,除了习惯之外,发现最致命的问题是:GoogleReader比Bloglines慢太多了(北京网通ADSL)。小问题是Google对GFW的刺激性也强于Bloglines。

03/09/07 19:53:30,由 cathayan发表。 本文链接
  

文学四品

cathayan.org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转载请保留此说明。谢绝商业转载。

一品圣人之言
二品探讨人生
三品世俗人情
四品快意恩仇

说这个是因为许多人有点不相信读书的好处,认为看看BBS,聊聊天一样有效。其实毛姆说得好:

如果你在图书馆待上一天,不管这座图书馆有多小,当你面对着人类积累下来的无穷智慧,你的心中只会满怀敬畏,甚至会夹杂着淡淡的悲哀。想想看吧,有多少美妙的故事你从未听过,有多少对重大问题的探求你永远不会去思考,有多少令人欣喜、发人深省的思想你无法分享,有多少人付出了艰辛的劳动为你服务而你却不会去收获劳动成果。

这些成书的,尤其是经典,它的内涵不是BBS聊天可以比拟的,这些都是认真思考、付出艰辛劳动的成果,是应该受到尊重的。而BBS,一年能看到几件小技巧,能看到几个值得思考的思路也就算是不错的了。

03/09/07 19:49:59,由 cathayan发表。 本文链接
  

03/08/07

月亮和六便士

cathayan.org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转载请保留此说明。谢绝商业转载。

tahiti_postcards15
这是我读的第一本毛姆的小说,也是他最著名的作品之一。前面一小半花了我快两星期的功夫,每天睡前看一段;后面一半却在两个晚上就看完了。毛姆确实是讲故事的高手,他罗嗦了小半本书,前面还写得跟论文似的,当你快没有兴趣的时候,突然来了个转变,发生了大事,于是你一路飞快地看了下去,还激动得不行。

读完全书,我也没发现哪里提到月亮,哪里又提到六便士,不知道他为什么起这么个名,也许只是个名吧。实际上我对毛姆基本是只知道名字,刚才Google了一下才看了他的生平。又有说法说这本小说是以画家高更的生平为基础的,于是我又Google了一下高更,发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虽然高更确实落魄过,确实跑到过塔希提岛,也确实画了很多原始生活的画。但小说本身确实和高更关系不是很大,没有高更这个人也完全没有关系,倒是毛姆在那里自言自语,自得其乐。

先说一下大概的故事。作家先讲了番某画家如何如何优秀,他的画如何热卖,他的家人如何八卦等等。然后就讲“我”在伦敦,混一些文学类的日子过,认识一些人,其中一位是个证券经纪人的老婆,她自己不写,但热爱文学及文学男女青年,于是经常请他们吃饭。偶尔遇到她的丈夫,发现就是个标准的老实的职员类型的中年人,也不说话。然后他们去度假。这已经是小半本书了。

当我正要看不下去的时候,突然间,这位老实的事业小成的职业中年突然跑掉了,抛弃了家庭,金钱,职业,什么都不要,跑去了巴黎。然后这位妻子就讲作家帮忙去巴黎找他。这位中年男子已经变了个人,完全不讲情理,对家庭社会这一套完全失去了兴趣,也完全不认为自己所为有什么不妥。他全部身心都在画画上,自称感受到了召唤,整个人受到某种力量的支使,而不再是他自己了。

虽然“我”不认为他画得如何,另外一位二流画家却认为他画得很好,不世之作,于是老是借他钱,帮助他,他快病死了还请他到家里去养病。此人养病期间勾搭上人家二流画家的老婆,二流画家自己只好离家出走。三个月过去,突然间,二流画家的老婆自杀了,而他仍然没有任何表示,只是留下了一幅以这位可怜的女子为模特的画,二流画家深为拜服。他还明说,这位女子他根本不爱,只是需要一位模特,画完了,就没用了。

tahiti_postcards3
后来他请“我”去看了三十来张画,“我”感受到他在其中的挣扎。然后数年间没有消息。后来他就成了名,死在塔希提岛上了。于是“我”就到这个地方,采访了一些人,了解到他在这个岛上的生活。他同土著女子结婚,生了孩子,住在茂密的丛林里,一直画画,后来生了麻风病,于是死掉了。

从这位画家,书里叫斯德里克兰德的,出走巴黎并以一幅毫无人性的态度出现开始,毛姆实际上已经取代了传说的高更,不管高更自己是否真的经历过这个心灵历程,我想毛姆是经历过的,他把这些想法全写了出来。

一开始的思路是人生没有意义,你必须尽可能活得有意义些。为此故,你可以牺牲你自己,这许多人可以做到,你可以牺牲其他人,这只有极少数人可以做到。书中画家表现得对这个问题完全没有概念,他已经根本不想这个问题,他自己的身体没有关系,别人的身体也一样没有关系,一切只为了他的画画。

其次这个意义到底是什么,一个人怎么去探究它,如果能有所感悟又如何表现它?上面提到的“我”看出他在挣扎,便是在此处挣扎。这位斯德里克兰德已经有所感悟,并且在他的画上有所表现,但画风仍然不统一,没有一个完善的思路,也就是他还不知道如何精确地表达这种突破,以及他是否可能去表达这些,以及是否他根本就没有能力去表达。

到后来在塔希岛上,毛姆开始转向思考如何生活去达成这个意义,以及是否一定要走这种六亲不认的道路。他举了一位正要获得提升的外科医生的例子,他在亚历山大城突然觉得像回了家,于是放弃一切,住在埃及当一名低下的海关检疫员,但也从来不后悔,感觉自己活得很好;又有一位农民,他在太平洋小岛上开辟了自己的农场,盖了自己的房子,生了孩子,只等着自己儿子长大接班,他也很快乐。

在前面,毛姆讲究的是突破人性的枷锁,似乎只要突破这些后天的束缚,人就得获得生活的自由;但我感觉到在后面毛姆自己突然对这个结论变得不自信起来,转而描述了其他一些只是听从内心召唤但并不反驳人性的例子。而在此之前的巴黎段落里,作家甚至借画家之口说了许多对女性甚为不恭的话,似乎女性都是在把杰出的男人往人性的火坑里拉,甚至于二流画家的老婆也是在此举毫无成功希望的情况下才自杀的。

实际上毛姆在靠戏剧成名后的第一部小说就叫《人生的枷锁》,这似乎成了他一贯的主题。单就这本小说而言,我不认为他对这个问题解析得很成功,但这仍旧是一本很好的书。

毛姆确实是讲故事的好手,其实挺无聊简单的事也被他讲得高潮迭起,没有什么曲折的情节也显得很有内容。说起来大段的内容是他自己在说,既不是故事,也不是背景,夹杂了各种心理哲学社会的描写,但仍然不失有趣。毛姆生前就极受欢迎,但似乎也因为这个原因,他不受评论家的喜欢,就好像伟大就不能畅销一样,而毛姆卖书的钱可以在法国买别墅并住到纳粹入侵。但毛姆自己说他是二流作家里的一等人物,也真是谦虚了,他虽然不一定是最好的,但说是一流应该没有问题。

03/08/07 00:01:00,由 cathayan发表。 本文链接
  

03/07/07

Google Reader的一点使用体会

cathayan.org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转载请保留此说明。谢绝商业转载。

近来由于网络的问题,白天只能用Google reader来看rss,对它也算有了些体会。

Google reader能导入opml,处理中文、保持Blog原有格式上也没有问题,算是个合格的Rss阅读工具。但不爽的就在它的阅读体验上。

在Bloglines里面或其他一些在线不在线的阅读器里,只要点击一个feed,就会自然设置为“已读”;但在Google这里,它试图猜测我的阅读行为,并控制我的动作。点击一个feed,它并不认为你已经读了,而是希望你在右栏再点一下,或者是滚动一下,哪怕这条贴子实际上只有三行,完全不需要滚动,而眼睛实际上也已经完成了扫描。这些它都不管,它要求你要么滚动,要么点击,否则这一条就是未读。并且据我观察,滚动的速度还不能快,点击也有一定的时间要求,并不是它显示出来一点击就行的。

设计者的原意也是好的,希望更加智能,更加准确,但由于目前技术的限制,实际的效果却比没有设计更为糟糕。如果屏幕上有个摄像头,可以看到读者眼睛的扫描目标,它可能是相当准确的,如果没有这个,而只是从设计者的角度设定用户阅读的行为,这就太过简单了。

邮件客户端也会有这么一个设计,即点击一封信件几秒后标记为“已读”,而通常这个几秒都是一个可以设置的数值,我一般都设为1,如果不能设为0的话。现在信息量这么大,读者又不是上语文课的小学生,一定要老师看着读课文几遍吗?

另外还有一点,就是如果它在读取数据时遭遇了不测,比如被reset这种情况,它会显示has no item,并且在reset起作用的那几分钟时间里对所有feed都会这样显示。这也太过自作主张,为什么不直接显示一个网络问题呢?Google遇到reset是我们都可以理解的啊。

03/07/07 22:18:06,由 cathayan发表。 本文链接
  

03/05/07

傻×的×○功

cathayan.org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转载请保留此说明。谢绝商业转载。

如果看过他们的书,就知道这帮人是sb,如果不是那就是别有用心。现在好了,现在主要表现是别有用心,次要表现才是sb。不管要反对的东西有多不对,如果先陷自己于不义,那就100%成不了事。

这群人的能量倒也真大,以前搞过卫星,真是厉害,比拉灯还牛,他都只能给半岛发录像带;后来搞到到处撒宣传册,塞到人家门缝里,还是大年初一;再后来搞电话,真不怕电话费啊;后来更牛B的是传真,俺的传真机从来只当电话使,一向是电话模式,别人要发传真,必须打电话过来我给信号才行,就这帮人厉害半夜1点没人的时候就发过来了,根本不要信号,传真机都换了新牌子,还是一样。看来这传真机也有后门啊。

不过传真上也一样有傻B的东西。这回首先是新华网太弱,这么大个网站,竟然连ASP的日期都搞不定,以前是107年,现在是19107年,他们的开发组现在就可以解散,回家准备简历然后跑国展人才市场。不过这个传真上的傻B抓住这一点,又当成什么神秘+阴谋事件来说,比新华网更是傻B一万倍。

TMD,我就想不通,这么傻B的人群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能量呢?这么弱的比文科生还差的程序员怎么就能进大网站写程序呢?TNND。

03/05/07 20:29:27,由 cathayan发表。 本文链接
  

03/03/07

谷歌近日动作

cathayan.org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转载请保留此说明。谢绝商业转载。

GOS写了个标题说“谷歌增长很快”,看了才知道只能叫上面这个名,也就是谷歌最近推出了一些新的服务。

地图。用过几次,基本处于不能用的状态,其实国内的地图服务都这样,数据非常差,但做这个又得有一定资格,否则不能做,这就注定它们的数据不会好。Google用的数据当然也是别家的,远不如卫星照片好玩,从实用性上讲还不如bjbus查公交车换乘。什么时候谷歌可以自己搞数据,应该会好很多。

热榜。可能是热闹排行榜的意思,不过这倒是个新造词。前几天刚曝光时看过一眼,就跟baidu的top似的,不过现在是看不了了。听说搞网站seo的很关注这些。

图书。(这个为什么不用拼音呢?)似乎就是昨天刚推出的,功能很不错,能看页面,能查书店,还有当当卓越的worldcat的搜索链接;像红楼梦这种书还可以在线全文阅读。但还是数据不足,比如有人发现就没有围城这种大众流行书。

另外还有搜索里的Suggest,以及跟网通达成合作。不过我觉得很大的变化是在Google.com英文主页上加了“Go to Google China”(应该看IP显示吧),看来还是要主推google.cn吧,但不知ICP问题什么时候解决,而刚才甚至在.cn上搜图书时居然也遇到一次reset。

03/03/07 18:11:54,由 cathayan发表。 本文链接
  

03/01/07

《心里话》

cathayan.org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转载请保留此说明。谢绝商业转载。

《心里话》春晚版

要问我是谁
过去,我总不愿回答
因为我怕
我怕城里的孩子笑话

我们的校园很小
放不下一个鞍马
我们的校舍简陋
还经常搬家
我们的教室很暗
灯光只有几瓦
我们的桌椅很旧
坐上去吱吱哑哑

但是,我们作业工整
我们的成绩不差

要问我此刻最想说什么
我爱我的妈妈,我爱我的爸爸
因为——
是妈妈把城市的马路越扫越宽
因为——
是爸爸建起了新世纪的高楼大厦

北京的2008
也是我们的2008
老师把它谱成了歌
同学把它画成了画

作文课上,我们写下了这样的话
别人和我比父母,我和别人比明天
打工子弟和城里的小朋友一样
都是中国的娃,都是祖国的花

亲爱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
全国的小朋友们
我们向你们拜年啦!


《心里话》原作

昨天,有人要问我是谁
我总不愿回答
因为我怕
我怕被城里的孩子笑话

他们的爸爸妈妈送他们上学
一路鸣着喇叭
不是开着本田就是开着捷达
我们的爸爸妈妈送我们上学
一路都不说话
埋头蹬着板车裤腿沾满泥巴

我们的校园很小
放不下一个鞍马
我们的教室很暗
灯光只有几瓦
我们的椅子很旧
坐上去吱吱哑哑

但是我们的作业工整
我们的成绩不差

今天,有人要问我是谁
我要大声告诉他
我是农民工的子女
是中国的娃,祖国的花

天空更加晴朗阳光更加灿烂
温爷爷为我们题词
希望工程为我们把爱心播洒
不再低头,不再害怕
说出我们的心里话

要问我最想说什么
我爱我的妈妈,我爱我的爸爸
因为——
是妈妈把首都的马路越扫越宽
因为——
是爸爸建起了北京的高楼大厦

要问我最想说什么
我爱我的北京我爱我的国家

03/01/07 22:53:18,由 cathayan发表。 本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