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n 27th Floor
主页 随便 电脑 电影 社会 阅读 下载 本站 存档
主页 随便 电脑 电影 社会 阅读 下载 本站 存档

09/24/05

研究环境

cathayan.org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转载请保留此说明。谢绝商业转载。
在这个环境里,一切以追求最高学术为目标,到处充满着思维的激烈碰撞,每个思考都指向科学中最难解决的问题。人与人之间没有“代表你出席国际会议”那种事,回来也不必说什么希腊真差劲。别人做过的东西绝对没有人再做,如果没有真的创新,并且是大的创新,都不好意思打开Tex文件写文章。业余时间读哲学,听贝多芬,沿着撒满斑驳阳光的林间小路散步。路上说不好就有灵感迸出,于是跑回去写下来。

印象中,一些大师曾经这样,一些老牌学院似乎一度如此,20世纪之前的欧洲以及之后的普林斯顿之类。

但也听说爱因斯坦当过一阵子小职员,电影里他还要趴在地上吹炉子;薛定愕当小讲师颇有一段时间;伽罗华的稿子屡次被人丢掉,或者就是别人完全看不懂;费曼领着些高中生在沙漠里算算术,一边他老婆还在生病。总之有很多大家都是如此在混乱不如意的环境的中混出来的,绝不像上面所描述的那样美好。反之如果在成为大师之后,过上面那种生活倒是很正常的。不过很可能,你再也做不出大的成果。

有个例外是德布罗意,这家伙贵族出身,好像是个公爵。他的发现除了大胆联想之外似乎没有其他原因,可谓是顺利成功的典范。还有玻尔曾经是丹麦国家队门将,实在是玩得潇洒,赢得轻松。

我想王垠想要的是1或者3。3基本是出身和运气问题,1是诺奖得主的待遇。如果不具备这两个条件之一,还是得学着老爱吹炉子抱小孩审专利比较实在。

09/24/05 00:23:57,由 cathayan发表。 本文链接

09/21/05

李敖在北大讲话读后感

cathayan.org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转载请保留此说明。谢绝商业转载。
这个讲话好像已经删节过了,但看起来还是很有趣的。李敖说他追求自由最有历史,经验最丰富,写作禁书最多,但他的经验是不要对着干,那样已经过时了,人民要聪明,争自由要靠智慧。但怎么样才算有智慧的争法呢?老李也没讲。其实我也不认为对岸自由是他争来的。

他似乎希望让上头明白,其实放开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还举了丹麦开放A片放映之后的例子:强奸案当年下降16%,偷窥案下降80%。其实这也同我的看法一致,从下而上的革命现在很难,革了之后也很难稳定,所以从上而下的改良可能更容易些。

李敖还希望老胡能请他做北大校长,他还夸老胡很聪明。。。

09/21/05 18:01:27,由 cathayan发表。 本文链接

09/16/05

测试更新通告

cathayan.org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转载请保留此说明。谢绝商业转载。
就是发文章时Ping一下那些专门的Blog更新服务站点,以前一直没开。现在Blogsearch也出来了,还是要Ping一下的。Nucleuscms有插件:PingPong.

09/16/05 16:10:08,由 cathayan发表。 本文链接

Google会不会收购百度

cathayan.org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转载请保留此说明。谢绝商业转载。
经济盲的一点小猜测。高盛是当初百度上市时承销商之一;然后Google又发了41亿的股票;据说一些分析师事后说这些资金将用于收购;百度IPO发行是404万股,占总股本12%,也就是总股有3367万;如果用41亿来除这3367万股的话,每股约合122美元。而在此次股份下跌之前,百度股票还高于120美元。

百度股份从一开始就一路向下,最低接近70美元,其后在80左右晃,冲到110以上还是前几天的事,然后又被拉回到80。它下滑,大家都有理由;它在9月初突然上升又是什么理由呢?我以为有可能会有内幕消息。那它为什么又会突然下来呢?也许是出于收购者的需要。试想一下,如果Google要收购一家公司,这消息对股价会有多强的刺激作用?所以如果它准备以120来完成收购的话,最好让目标的股价一直保持一个低水平,越低越好,持股人的心理预期也会逐渐降低,到时谈判越方便,收购就会越顺利。

经济盲,胡说。不接受批评。

09/16/05 12:02:00,由 cathayan发表。 本文链接

09/15/05

非科学现代汉语研究

cathayan.org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转载请保留此说明。谢绝商业转载。
非科学,那就是充满臆测、估计、主观感受、武断结论等因素的东西。

要研究的题目是现代汉语的走向。我认为现代汉语也同其他所有语言一样,正在变成一种序列,既是声音的序列,文字上也有所表现。以前总有人提到的汉字是一个平面的信息,英文只是一条线的信息,很可能汉字的信息也正在走向一条线,而单个汉字在这个小方块里四个方向上的信息已经不再重要。汉语正在成为一种包含2000个字母的大型拼音语言。

为什么要说2000呢?记得以前有人统计,老毛写了那么多本一般社科书籍,总计用汉字不超过3000(没有记错吧)。而计算机处理中GB2312中定义的一级汉字3755个,二级汉字3008个,其中一级才是最常用的,一般书籍也超不过二级。现在人们说话写字,用冷僻字(这个概念在扩大)的机会越来越少,发展下去,也许2000字就已经够了。

用字少对应的是用词多,并且是2字、3字词多,我们从日语中吸收了不少词汇,翻译家们也创造了一些,还有根据最新事物的出现面创造的或纯中文或音译或二者皆有的词。这些词在我们说话写作中使用的机会越来越大。除词之外,我们用的都是最常用而且是最简单的字。

现在我们写作和说话是一回事,或者说基本是一回事,这是白话文的好处,它让我们阅读也更加简单,更加快速。这时,我们阅读时看到的不再是单字,而是词和句,汉字开始在单字上失去意义,而在连贯起来的几个字上体现出新的意义来。

这也是我认为的汉字简化的理由之一,汉字不再由每个字的字形体现什么意义,更枉论美,而是由一连串的字来体现意义。在这里,单字的字形远不如它的组词能力更重要,而越是简单,越是容易辨认,它在表达意义就越是优秀。

借别人举例,说松树和轻松中这两个松字本不相同,非要简化,这不合适。我倒认为它不但合适,而且正符合当前汉语言的发展。轻松那个松字上头应该有个复杂的头,这有什么必要呢?在现在人说话写作的语境里,有什么机会去判断一个字是什么形呢?形不同又有什么意义呢?除了美和感情因素之外?

在这里,“松”就是我们的字母,树和轻也是,它们拼到一起,就是我们的单词。这就是我们正在经历的变化,而我们真正写白话文不过百年而已。

我们现在不再总是围着马转,我们不再能分辨各种带马的偏旁的字的区别,它们已经从我们的生活中消失了;我们对天气也不特别关心,对各种描述雾雨露的字也所知甚少。但现在有了电脑,有了雷达,还有免疫缺陷综合症。我听说西人学者造字(单词)时就跑到拉丁文希腊文里翻上一翻,然后把词根拼一下就成了新词。我想总有一天我们也要到那个地步,普通人自然过他每天的日子,消逝的字也还存在字典中,发现个新事物时也许会去翻一下(也许不会,因为我们的字正如西文中的词根,比字母还要高级一些),然后造个新词出来。

如果再看到有人写不出2000个汉字,我想我也不必再感叹了--如果他能用这不足2000汉字完整表达他自己的话。

09/15/05 17:30:00,由 cathayan发表。 本文链接

09/13/05

李敖即将到清华北大演讲

cathayan.org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转载请保留此说明。谢绝商业转载。
据说是以学者的身份,其实这家伙还是个立委。

李敖此次大陆之行主要活动包括:

  9月21日上午在北京大学演讲并座谈;

  9月22日录制凤凰卫视《鲁豫有约》节目及与老同学见面;

  9月23日上午在清华大学演讲并座谈;

  9月24日上午到凤凰网与网友和观众视频聊天;

  9月26日上午在复旦大学进行演讲并座谈;

  9月27日在上海召开记者会;

  9月28日在香港召开记者会。

是否还要凭票入场呢?倒想建议李敖直接上操场露天演讲,可入场人数也多。

09/13/05 22:08:25,由 cathayan发表。 本文链接

09/09/05

道德与法律

cathayan.org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转载请保留此说明。谢绝商业转载。
今后用不用Yahoo的问题确实是一个难题,估计还是得用。BTSB说道德高于法律,这个问题却大可讨论。我认为道德同法律是互相补充的关系,道德管不了的归法律来管,法律管不了就要求诸以德治国了。就是这么个互相辅助的关系。一般来讲,法律不会违反这个社会里通行的道德规范,道德里通常也把遵纪守法列上。

但在道德和法律之上,却有着它们二者共同的前提。那是我们作为人类所要遵守的,对我们的生存有益的东西,在各种大的文本中一般这么写:我们认为这些规则是不言自明的。大体也就是人人生来是一样的,人应该是自由的,不能互相吓唬,人可以追求自己的幸福。更有一些是连不言自明也不用写的,比如不给别人造成麻烦,尊老爱幼,同姓不婚(以前的),近亲不婚。还有一些我们自己都觉得恐怖的,比如杀人,吃人。

偏偏就在这些前提上容易出现纠纷,进而影响到法律和道德。比如有人认为生在河南就是倒霉蛋,生在上海就是好人,有人认为人都可以为自己着想,可有人就认为你们都不行,我能为你们想个最好的活法,你们就等着我想吧。

我承认这些规则上产生矛盾和不同意见仍然是正常的,这时怎么解决,就只能取伤害最少的方案。比如一人为其他人想主意这个,如果他是圣人,也许真的都有好处可得,可是圣人是如此难得,几千年一般只出一个,而它可能造成的伤害却是如此巨大,所以我们宁肯不要这个几千年一回的好处,而要它的伤害最小。

如果违反了这个规则,这个道德和法律是不是就失去基础,也就没有存在的合理性?我们反对它是不是就有了天然的合理性?

就现在北京的交通来说,随意右转弯的车辆绝对是个大问题,这个交通规则制定就不具有合理性。它的前提是什么?车辆优先通过?没道理。所以我天天违反这个规则,因为右转车辆这巨大的权力,我就只好得过且过,不管前面是红灯还是绿灯。

09/09/05 21:27:06,由 cathayan发表。 本文链接

我的E-Mail


Copy&Paste Exchange

访问CPeX Group

订阅Feed

订阅Feedburner
Feedsky订阅
本站订阅

请登录

导航

cathayan.org Web

最新贴

Windows 10 文件批量命名简单方法
Windows 10 文件删除高级操作
本站也算是有响应式设计了
哥利亚
NucleusCMS回归
怎么把孩子养到18岁,神志正常还不恨你
Open Live Writer
Windows 10 升级初体验
光学大师维米尔
VLC 显示中文字幕

最新评论

Powered by

Powered by Nucleus CMS

版权声明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Blog on 27th floor by Cathayan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Powered by Nucleus CMS v3.71. Best view with Mozilla browsers.